筆下文學 > 在下女配不服來戰 > 第四章 論女主角的自理能力與腦補能力

第四章 論女主角的自理能力與腦補能力


  我:“那我去給你拿點吃的?”
  賀成筠大約是想起了那盤被自己丟棄的蛋包飯,表情有點糾結:“現在冰箱里應該只有蔬菜,我們又不會做飯…”
  我:“晚飯給你留著的呢——還有,誰說我不會做飯?”
  賀成筠委委屈屈地道:“你還留著啊,但我不想吃剩飯…”
  而下一刻,她睜大了一雙杏核眼:“等等,你會做飯??”
  賀家的廚房寬敞整潔,裝潢也大方典雅。
  我從櫥柜里里抽出廚具擺上炤臺,從冰箱里把晚餐的時候剩下的蛋包飯也拿了出來。
  賀成筠拖了個小板凳坐在旁邊邊看我做飯:“什么嘛,我還以為多厲害,不就是把剩飯放進鍋里熱一熱…”
  我笑罵道:“吃個夜宵還想吃滿漢全席?還有,是誰晚飯的時候拍筷子走人?”
  賀成筠:“……”
  賀成筠轉移話題:“但是我果然還是很在意為什么許寒澈要去酒吧那種地方啊啊?。?!”
  我:哈哈哈哈哈果然回到這個話題了。
  我:“許寒澈怎么就不能去酒吧了?他都23了啊姐?!?br />  賀成筠:“不是年齡的問題!他可是遠近聞名的冰清玉潔的高嶺之花啊啊?。?!”
  接收到了我疑惑的眼神,賀成筠拍桌:“你知道嗎,他已經不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問題了,他根本就是住在他的廣寒宮,離花叢十萬八千里啊啊?。?!”
  我往鍋里撒了點胡椒粉:“既然這樣,我感覺我對這個男人有點興趣了——對了,你要個煎蛋嗎?”
  賀成筠:“哇你居然還會煎蛋!我要糖心的!”
  賀成筠:“等等,你前一句說的是…?”
  賀成筠用一種極其驚悚的眼神看著我:“所以你之前,勾引了許寒澈這么久,都不清楚他的為人嗎?”
  這本言情小說的人物人設我也只是草草瀏覽,所以這種細節我根本沒怎么注意。我隨口敷衍:“哎呀,被你看穿了?!?br />  賀成筠捂住胸口:“賀成云!你好狠!”
  見我無動于衷,賀成筠繼續大聲譴責道:“賀成云!你沒有心!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嗎?”
  我把炤臺的火調?。骸跋炔徽f這個——你要蔥花嗎?”
  賀成筠:“啊,如果有香菜就要香菜吧,沒有香菜蔥花也行?!?br />  作為一個飯菜里有香菜都要一點一點挑出來的人,我一邊打開冰箱翻找一邊吐槽:“好好的年輕人,吃什么香菜?!?br />  賀成筠強行解釋:“香菜擺在飯上邊好看嘛?!?br />  我:“你這個理由未免有點過于妖艷了?!?br />  賀成筠沉默了一會,悶悶道:“還有就是,許寒澈喜歡吃香菜?!?br />  我一邊扯了兩小朵香菜放在自來水底下沖了沖,一邊在心里默默感嘆,這個妹兒沒救了。
  我:“要不還是給你放蔥花吧?!?br />  賀成筠喪得一批:“還是香菜吧?!?br />  我又打開冰箱:“試試嘛,萬一比加香菜好吃呢?”
  賀成筠一邊去抽筷子,一邊假裝不在意地道:“你都洗好了,就別折騰了,就這樣吧?!?br />  我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從善如流地往那碗色澤漂亮的飯上邊擺了兩小朵香菜。
  三分鐘之后。
  賀成筠:“天哪!這個也太好吃了吧!炒飯是世界的寶藏!”
  我:“是誰剛剛說自己不吃剩飯的?”
  賀成筠:“??!溏心蛋!太美好了吧!云云你要不要也來一點!”
  我:“我吃過晚飯了,你好好吃你的飯吧?!?br />  賀成筠吃了兩口飯,繼續問道:“話說你怎么會做飯了???你之前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嘛?”
  我回憶了下賀成云的人設,隨口胡謅道:“就上學期,在網上看到美食博主做飯,感覺挺有意思的,剛好租的公寓里也有廚房?!?br />  賀成筠用勺子把最后一塊煎蛋和飯和在一起,感慨道:“有情調,太有情調了?!?br />  我心說:害,生活不易,多才多藝罷了。
  賀成筠放下空空如也的陶瓷碗:“啊,吃飽了,開心?!?br />  我:“好,去把碗洗了吧?!?br />  賀成筠的快樂被我打斷了:“???”
  我:“怎么,給你做了飯還要洗碗?”
  賀成筠露出了一點由于自知理虧而敢怒不敢言的神色:“明天再洗嘛?!?br />  我:“所以之前你自己吃了飯都不洗碗?”
  賀成筠:“就,就拿水泡著嘛,阿姨第二天會來洗的?!?br />  我心說:雖然這種事乍一聽會感覺很不適,但是細細想來感覺挺合理的。
  我:“賀成筠,你的良心不會痛嗎?第二天才洗碗,你知道會滋生多少細菌嗎?想不到你看起來漂漂亮亮文質彬彬的,居然不洗碗!”
  我繼續譴責:“哪怕花五分鐘洗個碗呢?哪怕用洗碗機洗呢?”
  賀成筠忍無可忍地拾起了碗筷走向廚房:“你不要說啦!洗,洗就洗嘛?!?br />  片刻之后,廚房傳來了賀成筠的聲音:“洗碗機怎么用???”
  我:“?”
  我:“鍋我已經洗了,你這就一個碗,犯得著用洗碗機嗎?”
  賀成筠打開了水龍頭:“不用就不用!”
  我聽著水聲響了三分鐘,忍不住道:“你就一個碗,用得著洗那么久嘛?”
  賀成筠關了水:“我想洗干凈一點嘛?!?br />  我:“……”
  水聲一停,賀成筠的聲音遠遠傳來:“誒,等等,我有個信息?!?br />  我:“你就不能擦了碗再看…”
  賀成筠:“啊啊啊啊?。。?!”
  我:“?”
  我:“開水燒開了?”
  賀成筠飛奔到我面前,手機屏幕直直地懟到了我的臉上:“你看??!”
  我:“你這個距離,恐怕有點為難我的眼睛?!?br />  賀成筠:“許寒澈,他,他約我出去喝茶啊啊?。?!”
  賀成筠喜極而泣:“四舍五入,就是我們的孩子上高中了?。?!”。
  我:“……”
七星彩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