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睿陽 > 第四章:點背

  第四章:點背
  奶奶說沈沖是知道疼人了。
 ?。骸袄隙?,從今天開始,哥就是咱們學校的音樂老師了?!鄙驔_牛皮哄哄地說。
 ?。骸澳阌衷趤y說啥,老師能讓你當了?”沈沖的媽媽笑著嗔怪了他一句。
 ?。骸案?,你真厲害?!钡艿軈s是一副相信哥哥的表情。
 ?。骸罢娴?,我今天在音樂上唱歌,我們老師說,今年學校沒有音樂老師,然后我唱歌唱得好,全班的娃娃都選我做老師。我就給他們教歌曲,我還拿粉筆給黑板上寫歌詞了。你看!”
  沈沖指著衣袖上故意沒擦的粉筆灰:“這是粉筆灰,除了老師,只有我用了!”他自豪的把袖口襯著給弟弟和母親看。
 ?。骸巴?!那可真是不得了,那你唱得啥歌,給咱唱唱聽聽?!蹦赣H看著兒子打趣的說,弟弟也是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骸把?!我嫌棄損(害羞,陜西方言。)”沈沖害羞的一扭頭,臉頰微紅。
  弟弟是一只小他三歲的小老虎,一只沉默寡言的老虎,大瓜子臉,丹鳳眼,沈沖的頭發長長了會卷,但弟弟的就不會,他的頭發直直的。
  弟弟是冷酷型的,哥哥是火熱型的。父親說過沈沖出生那年是乙亥年,山頭之火,過往之豬。沈沖也不知道是啥意思,聽起來就感覺很火熱的樣子。
  母親常說他把弟弟的話都說完了,所以弟弟就不太喜歡說話。
 ?。骸叭タ措娨暟?,你倆,等會飯好了我叫你們?!眿寢屪峦伬镉痔砹艘话巡窕?。
  沈沖和弟弟一起看電視去了,大約十二點半左右,中央一套今日說法剛開始,母親的午飯也做好了。
  午飯是香的讓人流口水的漿水面。
  田間的野菜,或者芹菜,或者艾(陜西農家的一種菜)以及紅薯的腕啊,都可以腌漿水菜。第一瓢的引子一定是別人家久久的漿水引子,這樣腌出來的菜才好吃。
  母親手搟的面,燒熱腌好的漿水菜,加上蔥,韭菜,熱油一潑。就一個字“香!”
  沈沖和沈炬先給爺爺和奶奶端了飯過去,然后才和媽媽一起吃飯。
  母親和父親常說,在家里要有規矩,長幼有序,尊卑有別。
  雖然家里很好,后院有五米長八米寬的菜地,有五六個豬圈,有羊,有狗,有貓(實際生活證明狗和貓是可以和諧相處的)。但是沈沖的心思全在學校。
  三下五除二的扒完飯,機智的把口袋里的紙條偷偷扔進了火爐里。
  父親打工去了,家里只有母親照顧家里,爺爺奶奶七十多歲,但身體都很健康,爺爺愛釣魚,奶奶是村子里大廟的廟長(沈沖受封建侵害的源頭)。
  沈沖和母親聊著學校的趣事,母親邊聽邊笑,像逗小狗一樣摸了摸他的頭,沈沖喜歡母親摸他的頭,就嘻嘻的笑。
  后院有八棵白楊樹,六,七米高,半人粗的白楊樹,風一吹,葉子“嘩啦啦”的響,知了賣力的叫著。
  前段時間它們還未“變身”,樹底下的地面會有一個個小小的洞,沈沖拿著水杯往洞洞里邊灌水,不一會兒,就有一個紅褐色的家伙掙扎著爬上來。
  這老兄看起來挺可怕,兇神惡煞的,但是中看不中用,張牙舞爪的又不會咬人,沈沖伸手一捏,放在鹽水里邊泡上一晚上,第二天讓媽媽用油一炸,啥調料都不用,香噴噴的好吃級了。西安這邊管著東西叫“牛犢”。
  和母親聊了一會,時間差不多了。沈沖起身扯著嗓子喊:“爺,婆,我上學呀?!比缓笥洲D過身小聲對母親說:“我上學了?!?br />  母親笑著說:“去吧,我等會也去地里呀?!?br />  沈沖嗖的一下就沖出家門了。
  家坐北朝南,門口有兩棵大桐樹,一個在家門口東邊,一個在西邊。
  東邊的桐樹,腰粗一米多,反正沈沖是抱不過來的,這棵樹有十幾米高,葉子越靠近地面越大,最大的葉子跟雨傘差不多多大。一抬頭,是看不到天的,看到的是“接天桐葉無窮碧,喇叭花掛滿枝頭”當然,還有很多大小不一的鳥窩。
  樹冠蔓延十多米,一般小雨啊,中雨啊是下不進來的,熱的時候,這方圓十米的樹蔭也是寶地,太陽曬不透啊。
  西邊的樹,母親說是東邊的樹的樹根長出來的,長成了大樹。沈沖感嘆大自然真神奇。
  一分鐘不到,沈沖就殺到了徐立哲家門口,他扯著嗓子喊:“立哲,上學走?!?br /> ?。骸皝磉?!”徐立哲聲音從斜后方的燕晨陽家傳來,兩人從他家一起出來。
  “唉!家離得近就是好啊?!鄙驔_心里有點小小的嫉妒。
  三人聊天吹地的往學校走去。沈炬有他的同學,所以沈沖一般不跟他一起上學。
  畢竟他是大孩子了,不能一直帶著個小跟班,他當時就是那么想的。
  不一會兒到了學校后,還有半個多小時才上課,他們來的比較早,沈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跟他倆諞閑傳(聊天),隨手整理桌面,母親說過要把自己的東西整理的井井有條,這樣看著也舒心。
 ?。骸澳憧?,這樣是不是整齊多了?”他想起母親在家里教他整理書桌的樣子。
  突然,沈沖發現抽屜里邊有個東西!
  有個異物!
  像是一張紙條,因為在抽屜靠里一點,他不確定,伸手拿出來一看,嘿!還真是張紙條。
  沈沖警惕的眼觀了下八方,無人在意他。他不漏聲色的把紙條裝進口袋。
 ?。骸澳銈z先諞,我去尿尿呀?!鄙驔_對著正聊得開心的燕晨陽和徐立哲說。
 ?。骸澳蚰??”徐立哲問。
 ?。骸鞍?!對啊,咋了?”
 ?。骸拔乙踩??!?br />  “噗!”沈沖想吐血。
  徐立哲是無辜的,但是沈沖真的很恨他。
 ?。骸澳銈z去,我也去?!毖喑筷柸诵鬅o害的接了一句。
  “額!”沈沖無語。
  于是三個人又一起去尿尿去了。
  他們三個人差不多高,燕晨陽皮膚白皙,斯文,文質彬彬。
  徐立哲稍微有點黑,帶點莽勁。
  沈沖是小麥色,大人們說他看著就比較機靈。
  廁所內。
  沈沖費力的擠出了一點尿尿,腦筋一動,捂著肚子:“哎呦!這咋突然肚子疼,你倆先回教室去吧,不用等我了?!鄙驔_面色痛苦地說。
 ?。骸皼]事,我們倆在廁所門口等你?!毖喑筷柡托炝⒄荜P切的看著沈沖。
 ?。骸昂冒?,也行,里邊臭的很,你們出去等我吧?!鄙驔_干脆的脫了褲子上了大便池??粗顺鋈チ瞬拍贸黾垪l。
  映入眼中的是眼熟的清秀的字。
  “沈沖,我一直把你當朋友,而且,我有喜歡的人,對不起,也請你以后不要再騷擾我?!庇蚁陆切⌒∈鹈?-王媛。
  “嗡!”
  沈沖感到腦子一聲嗡響,四周空氣仿佛突然安靜,安靜到他五感消失。
  “擦——嘩嘩嘩”沈沖難過的疊好紙片,輕輕裝進口袋。知覺慢慢的恢復了,不知道為啥,中午的紙條,他扔進了火爐里,但是這個紙條,他卻想留著,記著。
  沈沖覺得自己胸膛里邊空洞洞的痛,像是陪伴自己多年的貼身項墜丟了一樣。
  若干年后沈沖才知道,這種痛不是失去愛人的痛,也不是失戀的痛,只是類似小孩子失去玩具一類的痛,但那是后話了。
  “雖然未曾和她交往過,但是我對她的喜歡與思念,卻是真真切切的陪伴在我身邊的每一分每一秒,而她的紙條,封殺了讓我思念與喜歡的資格?!?br />  沈沖提上褲子,走出廁所。
  “吧唧!”沈沖剛出廁所門口,肩膀上落了一灘鳥屎。
  而這一幕剛好被站在門口的“狐朋狗友”看到,有句話怎么說著?
  什么涼水,什么牙的。
  然而沈沖此時卻十分平靜,他看著眼前這兩個笑的肚子抽筋的家伙,淡定的用手把肩膀上未干的鳥屎剝下來,衣服上留了一個難看的斑點。
  沈沖使勁一甩,把鳥屎從手指上甩掉。
  學校的公用水在辦公室的南邊,沈沖無視他倆,向著水龍頭地方跑去,洗了手,用水沾濕了衣服揉了揉臟的地方。
  徐立哲和燕晨陽跟了過來,他們已經不笑了。
  從那天起,沈沖不想去學校,他怕看到她,但他又必須得去學校,所以沈沖自創了眼睛自動忽略一些人的技能(無師自通)。
  當然耳朵要是聽到其聲,辯來了其位,目光會自動跳過這個區域。
  他慶幸自己有這樣的本事,他也嘆息自己的無能,不能讓喜歡的人喜歡自己。
  除了音樂課喜歡唱歌之外,他不喜歡說話,開始喜歡安靜。
  “狐朋”和“狗友”也不知道沈沖是怎么了,在逗了他幾天之后,發現他沒什么反應,意興闌珊。
  也就大約三天天左右吧,所有人都習慣了新的他。.
  他也猛然發現,原來三天很多事情都會習慣,比如前天班里的小霸王用彈弓把教室常來的麻雀打死了一只。之后鳥兒不來了,聽不見鳥叫,好多人都不適應,但今天大家都習慣了。
  再比如,燕超博每天下課都會和王媛坐在一起給他講題,他像個正人君子,正襟危坐,一本正經的講,王媛帶著笑臉歪著頭不看紙上的題,看的是燕超博。也成為很正常的事。
  只是身后時不時傳來銀鈴般的笑聲,跑到沈沖耳朵里會小小的刺激他一下。
  但對于沈沖來說,只是小小的刺激,他的心早已麻木到深沉,她的笑聲,撞在沈沖心上,像是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扔進了大海,頂多濺起一圈淺淺的漣漪。僅此而已!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七星彩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