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位面中的一個過客 > 第七十三章 解決

第七十三章 解決


  “受死吧,小魔頭!”武烈看到近在咫尺的何旭,先是露出一絲竊喜,接著便是大聲喝道,何旭聞聲向他望去,只見他面色凝重,抬起右手,豎起手指,朝著何旭這邊點來。
  何旭看他的手指擺出的姿勢,分明是一陽指啊,只不過有點似是而非的感覺,感覺他施展的一陽指應該是殘缺的。
  何旭這才反應過來,想起了這朱武連環在不正是南帝一燈身旁的侍衛的后人嗎,應該是一燈看在他們忠心耿耿的份上,傳了幾招一陽指吧,但想來他也不會給他們完整的功法,所以才造成他們的一陽指是這樣奇怪的原因吧。
  武烈面色凝重的使出這一記一陽指,從他頭上顯現出的汗珠,表面了他用出這記一陽指應該甚是吃力,也對,施展一陽指所需的內力何其高也,武烈這種貨色也就是勉強施展出來吧,至于威力嗎,嘖嘖,比起段正淳來都差的遠了。
  “這,這難道是朱武連環莊的一陽指嗎,好厲。。。呃。。?!眳s是這出聲之人看到武烈出手,想要拍幾句馬屁,可之后忽然看到他使出的指氣到了何旭身前三尺處,忽然消失不見了,他沒覺得是何旭搞的鬼,只道是武烈這一陽指中看不中用,還沒到人家面前,指力便消散了,所以他現在是尷尬的說不出話來了。
  “嘿嘿,就這?一陽指嗎,不錯的武功,可惜在你手上卻是明珠暗投了,不是說龍生龍、鳳生鳳的嗎,為什么忠臣之后會出了你這種小人呢,費解,費解??!”何旭笑嘻嘻的對著武烈說道,語氣之中充滿了戲謔。
  “你,你這是什么武功!”,武烈沒管何旭侮辱自己,反而更加在意何旭施展的是什么武功,旁人還以為自己是學藝不精,雷聲大雨點小,可自己明白,剛剛那詭異的一幕肯定是對面這小子做的,他倒還不是很害怕,因為他認為剛剛那一幕,也只是何旭的怪異武功罷了,或許是剛好克制自己的一陽指也說不定,那自己用其他武功便是了,拼硬實力的話,他還就不信對面這小子年紀輕輕的能強過自己?更何況自己這方還有這么多人,可接下來的一幕卻是嚇破了他的膽氣。
  “武烈,看好了,多學著點,什么叫一陽指?!焙涡耠S口說了聲之后,便抬起手便是隨意的點死了武烈身邊的兩人,旁人聽到何旭的話,在看到何旭隔空隨意點了兩下,就有兩人倒了下去,眾人頓時都倒吸一口涼氣。
  最為驚駭的還是武烈了,旁人還只是懷疑何旭用的是一陽指的話,他卻是百分之百肯定何旭用的就是一陽指了,甚至比起他祖上傳下來的還要完整,一絲貪婪涌上心頭的時候,突然打了個寒顫,因為他突然想到了一陽指最為消耗內力,自己全力也就勉強用出一次,可對面的小子隨手就是兩次,這豈不是說他的內力。。。
  他不敢在想下去了,此時此刻,他已經萌生了退意,幾個呼吸的功夫,他確定了自己的想法:自己要走,越快越好!
  武烈趁著眾人的目光都在何旭身上時候,慢慢的往后挪著腳步,一時之間,旁人到還沒發現什么,依然有著不怕死的繼續往何旭沖去。
  或許旁人沒發現武烈的想法,可何旭卻是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畢竟何旭的注意力一開始就在他的身上,隨手應付著這些沒腦子的家伙,一邊開口說道:“怎么,武烈,你這是見勢不妙,要溜之大吉了嗎?!?br />  其他人聽到何旭這么說,目光移到了武烈身上,發現他居然真的在后退,知道這是被何旭說中了,見此,這些人總算是聰明了一回,眾人沖向了何旭的動作,明顯的慢了下來,漸漸的變成了只圍不攻。
  武烈見情況不妙,眼珠轉了轉,忽然開口說道:“這位少俠既然也會一陽指,想必我們之間也有些關系,想必定是那魔教妖人蠱惑了少俠,少俠不妨加入我們一起,打上光明頂,斬妖除魔,博得一個美名,讓日后江湖上也流傳著少俠的英名!”
  一般的熱血少年或許該被武烈忽悠的找不著北了吧,可何旭只是戲謔的望著他,靜靜的看他表演,這武烈說著說著也停了下來,臉上也沉了下來,主要是何旭的目光,讓他自己覺得自己像是個傻子一般。
  武烈惱羞成怒了,大喊道:“都給我上,他只有一人,怕什么!耗也要給我耗死他!”然而效果微乎其微,大伙都是沒什么動靜,眾人現在也都是冷靜了下來,望了望四周,倒下的都是自己一方的人,而何旭現在仍然是那副模樣,他們怕了,怕待會倒在地上的也有自己一個。
  何旭看了看周圍,也沒有玩下去的想法了,拿出剛剛從光明頂上帶下來的水袋,直接向上扔過頭頂,在一記劈空掌打碎水袋,里面的清水落下來的時候,何旭眼疾手快,伸出雙手,直接從中接過一些,運轉內力,一個呼吸的功夫,水便變成了一片片薄薄的冰片。
  是了,何旭這是制了生死符,準備讓這些家伙舒服舒服,當然何旭沒做那么多,數量不夠,不能讓在場的人人有份,只好隨意發射了,看看誰是幸運兒了。
  何旭在原地轉了一圈,沒有刻意的認準誰,只是隨意的射出手上的生死符,在他們還在觀察著何旭扔上天的水袋,思索著他是何用意的時候,突然有些人覺得身上某處一陣微涼,用手摸去時候,又沒發現什么。
  沒發現何旭用意的眾人,都是一臉疑惑的望著何旭,不知他剛那手是耍的什么花招,剛想叱問何旭的時候,突然有二十幾個人大聲喊道,“怎么突然這么癢!”,邊說邊用手撓著,可這些人是越撓越癢,甚至撓到鮮血淋漓,扔然不自知,躺在地上滾來滾去。
  眾人看的一陣膽寒,雖然不知道何旭是怎么做到的,但不妨礙他們害怕,已經開始有人默默的向后撤去了,現在他們可顧不得在去斬妖除魔了撿便宜了,他們只想安全的歸去,就這樣,剛開始只是少許的默默的向來的方向跑去,不一會,大部分人也是反應過來了,顧不得偷偷的了,都開始慌忙逃竄起來,只恨不得少長了兩條腿。
  
七星彩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