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位面中的一個過客 > 第二十五章 小露一手

第二十五章 小露一手


  雖然這幫女子帶著何旭往靈鷲宮方向行去,看似一同,實則涇渭分明,沒有一人跟何旭主動說話,甚至是望著何旭的眼神之中都帶著戒備,何旭也試著找她們說話,但她們仍是不怎么吱聲,也就領頭的隨意答了何旭幾句話,見此,何旭也就不自找沒趣了,眾人默默的趕路。
  隨著地勢越來越險,山峰越來越高,趕了半天的路,前方突然出現一眾人,同樣的衣著,只是有些細節不同。
  “是昊天部的姐妹!”一看到這些人,何旭這邊有個小姑娘忍不住喊出了聲。昊天部的人馬當然也看見何旭一行人了,之前這邊的小頭領走到昊天部一位頭發已經花白的老婆婆身邊小聲的說著什么。她們聽完之后俱是悲戚的望著身后的黑色口袋,顯然是已經知道童姥仙去了,眾人皆是悲痛萬分。
  小頭領忍著悲痛又是在那個老婆婆耳朵邊說了些什么,只見那老婆婆聽了后,詫異的望向了何旭,顯然是把有關何旭的事告訴了這位老婆婆。
  “小兄弟,不管怎么說,我首先是謝謝你帶著尊主回來,但你說你是尊主的師侄,這倒是還需你證明下?!崩掀牌藕芸蜌?,先是朝著何旭點了點頭,接著緩緩說道此話。
  “哦,不知怎么樣才算是證明呢?”何旭無所謂的說道。
  “這倒是簡單,我們過上幾招就行了,想必你自稱尊主師侄,武功應該還是不錯的,陪我過上幾招吧!但拳腳無眼,你可要當心了?!边@老婆婆嘴上是發問,可是手卻沒閑著,沒等何旭回答便動起手來。
  何旭當然是無所謂了,開玩笑,他現在可是先天高手,更是集逍遙三老功力于一身,還怕她一個老婆婆?
  這老婆婆出拳直攻何旭胸口,在旁人看來這速度驚人的拳頭,可在何旭看來還是太慢了。何旭稍微往左挪了一小步邊躲過了,老婆婆一招不成,順勢又出了兩掌,還是被何旭輕飄飄的躲過了。她也是看出來,何旭雖然年紀小,武功卻是不弱的,必須要動真格的了,拔出佩劍,繼續攻向何旭,卻還是別何旭輕描淡寫的躲過。
  “小伙子,你就只會躲嗎?”這老婆婆明顯是被逼急了,連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何旭知道今天不露幾手是不行了,眼看她下一劍刺了過來,這會沒有躲,直接以天山折梅手奪了她的佩劍,順便用地上的積雪練了一道生死符打向了她的手臂。
  “尊主的絕技?天山折梅手,連天山六陽掌中的生死符也會?”剛剛這老婦聽到何旭會尊主的絕技,還覺得是那小姑娘見識少,認錯了,可現在這顯然就是尊主的得意武功,看來他的身份應該不假。
  兩人停手后,這老婦再一次打量著何旭,當她看到何旭手上戴著的戒指是,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突然開口詢問:“你這可是七寶指環?。。。是了,我聽過尊主說過幾次,本門的信物是個玉指環,我雖未曾見過,但聽尊主說此指環的樣子不就是這?看來這少年真是尊主的師門晚輩?!崩蠇D雖是問著何旭,但沒等何旭回答,便自言自語的說了起來。
  “沒錯,這正是逍遙派掌門信物七寶指環。你現在還有什么疑問,一并說了吧!”
  “不敢,不敢,屬下拜見尊主!”老婦人,看見這指環,便是不在懷疑何旭的身份了,更是看到何旭年紀輕輕,武功便如此高強,現在更是巴不得何旭能接受靈鷲宮,所以直接就喊出了尊主稱呼,其余人等看到老婦這般稱呼,也都不假思索的跪下喊了聲:“見過尊主!”
  何旭也沒推辭,他惦記這靈鷲宮里的武功,當然做上靈鷲宮宮主是最好不過的。讓眾人起來后,何旭解了老婦身上的生死符,帶著更加龐大的隊伍向著靈鷲宮走去。
  這次驗明真身之后,大家對何旭再也沒有之前的淡漠了,皆是菲常的恭敬,途中何旭也是得知老婦姓余,何旭便稱呼她為“余婆婆”,期初她是死活也不讓何旭這么叫她,說什么尊卑有別,但何旭一再堅持下,到也隨他去了,但她卻一點都不敢擺長輩的架子,皆是尊主長,尊主短的稱呼著何旭。
  第三日,余婆婆對著何旭介紹著,說是只需一天便可到達靈鷲宮時,前面探路的哨騎突然折回,神色急切,更是帶回了一個受傷的女子。
  “尊主,屬下哨騎探得,那三十六洞、七十二島一眾奴才,乘老尊主有難,居然大膽作反,正在攻打本峰。我們大部分人馬都在外尋找老尊主,只留鈞天部留守靈鷲宮,縹緲峰異常險峻,易守難攻,雖是暫時守住了,但是這名鈞天部派下峰來求救的姐妹卻給眾妖人傷了?!?br />  何旭點點頭,表示知道了,何旭想著:這幫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這么久才攻打靈鷲宮,不知道兵貴神速嗎?來這么遲也好,正好拿你們立威!何旭哪里知道,那幫人都是被何旭之前那輕功給嚇到了,直到現在才又打起精神來攻打靈鷲宮。
  何旭先是用他粗淺的治傷手法,隔空渡了道北冥真氣過去給那受傷的女子,倒是浪費了大半的真氣,但誰叫何旭的內力多呢,他表示隨便浪費。眾女雖然早就了解何旭的武功高強,只以為他憑借的是精妙的武功,現在看來,何旭的內力之純,竟似尚在老尊主之上,眾女震驚之余,齊聲歡呼,不約而同的拜伏在地。
  受傷的女子這是也是醒了過來,聽著眾人的介紹,知道何旭是新的尊主,更是看見了何旭一出手便是靈鷲宮本門的功夫,外加內功高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哪還敢說什么。直接跪倒在何旭面前:“謝過尊主救命之恩,還請。。。尊主相救峰上眾姊妹,大家寡不敵眾,實在是。。。已經危及萬分了!”
  何旭示意余婆婆扶起這女子,“放心,你們既然稱呼我為尊主,那我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們送命的。你們太慢了,我先行一步,先去解了靈鷲宮之危吧!”
  “不可,那三十六洞,七十二島雖然是些烏合之眾,但他們人數眾多,尊主還是和大家一起沖上去吧,我們之前已經發過信號通知出去尋找老尊主的姐妹們回來了?!庇嗥牌艅褡璧?。
  “放心,沒事,普天之下,現在只有一人我沒把握能勝他,但我要走,卻是沒人能攔住我的。就這么定了,我先走一步,你們隨后聚齊人馬在上山來。。?!焙涡裾f著這話時,人已經到了三十丈之外。
  眾人已經來不及阻止何旭,只能由他去了,看到何旭的輕功,也是放心不少,知道何旭說沒人能留下他,應該是真的,不像是逞能的樣子,但隨后便是更加好奇何旭說起的那沒把握能勝的一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七星彩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