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苦境武學系統 > 第一章:李府四公子

第一章:李府四公子


  九州北方冀州...
  冀州者,古時,乃是天下之中州。
  冀,大也,四方之主,故曰中土。
  禮樂響起,仙氣渺渺間,四方仙霞游客絡繹不絕來到冀州之都城,信都!
  信都,古趙王造檀臺,有宮,為趙別都,以朝諸侯,故曰信都。
  曾有太平寰宇記云:趙侯造檀臺,有信宮,為趙別都,以朝諸侯,故曰信都。
  信都主城內,盤踞著一座李府,是當今朝廷巨擘李侯爺所居住地。
  民間街頭,有幾位好事者,在李府周圍議論紛紛:“聽說昨日信都李府出了一件大事?!?br />  “什么事?”
  “李府的四公子,被發現習武,被李府的老爺打了一個半死,不僅武功被廢,全身幾乎被打的血肉模糊,差點昨晚就咽氣了?!?br />  “這...虎毒都不食子啊...”
  “據說是因為李家的武學,只傳嫡子...而那個四公子幾乎被打的沒剩幾口氣,要不是主母拼死求情,否則李老爺據說準備直接活活打死他?!?br />  “...好厲害的家規?!?br />  眾人唏噓不已,而在李府內部,一位華麗服飾的中年婦女,正滿臉焦急。
  四公子昨夜被老爺打成那樣,足足幾個時辰過去,情況越來越惡化,她也是心力交瘁。
  作為李府主母的王夫人,是大家口中賢妻良母典范,年過中旬的她,除了自己所出大公子李信外,李府其他妾所生子女她都做到一視同仁,盡量為老爺開枝散葉,延綿子嗣多幾脈。
  回想起昨夜發生的事情,真嚇壞王夫人...
  四公子李啟的母親,自小他的身份很敏感,因此王夫人知道老爺不允許他習武的緣由。
  終究是自己兒子...何至于打成那樣?
  想到那個孩子血肉模糊的背影,王夫人就口念阿彌陀佛,一臉不忍與無奈。
  “夫人!”
  幾位家仆匆匆趕來,一路小跑進入院子內,王夫人見狀立馬走出去:“四公子情況怎么樣了?”
  昨夜王夫人請了幾位大夫過來看望四公子李啟,得到結果都不太好,他們都認為李啟熬不過這一夜,但王夫人并未放棄,派人將李啟送至暖閣,精心照料。
  “已經醒了,大夫說這是奇跡...”
  聽聞李啟醒了,王夫人露出欣慰神色:“太好了...帶我去他院子?!?br />  “這...”
  眾所周知,四公子李啟一直對王夫人不感冒,從小就認定自己母親就是被這位主母害死,過去逢年過節拜見時,都沒有什么好臉色看。
  昨日老爺毒打四公子時,這位少爺不但不感恩,還反過來滿臉怨氣盯著前來求情王夫人,大罵其賤婢,將來定將她與大公子碎尸萬段之類話...
  這句話,才是觸怒老爺的根本原因...
  府中眾人都很清楚,四公子學武的目的,就是要和大公子爭一爭,畢竟王夫人就是農家女出身,被這群公子看不起。
  李府中,不僅是老四,府中其他公子,也都不太待見王夫人。
  整個李府幾位公子的母家,不是家世顯貴權貴,就是來自武林大派世家,相比之下,王夫人家世平凡,讓不少公子背后都蔑稱為賤婢。
  認為她成為主母,所依仗無非就是與老爺尚未發跡前,兩人共患難過,李老爺對這位糟糠之妻極為尊重與愛護,不允許別人對其不恭。
  看見幾位丫鬟,家仆的反應,王夫人擺了擺手:“他打小母親去世早,心里一直有怨氣,不懂事罷了?!?br />  比起其他公子,自幼喪母的李啟,一直以來都被王夫人悉心照料,雖說李啟從小就不親這位主母,但王夫人一直告誡自己兒子李信,要把老四李啟當做自己親弟弟看待。
  李信這幾年都在外跟隨老爺南征北剿,幾乎很少回家,王夫人思念兒子的情緒,很大程度上都轉移到老四李啟身上。
  暖閣內。
  王夫人深吸一口氣進入,聞到那刺鼻藥味,皺眉捂著嘴小心翼翼進去,深怕吵醒李啟。
  這時,卻見李啟早已坐起來,嚇得王夫人立馬放下手,深怕他誤會什么。
  暖閣內,一位渾身包裹傷口的年輕男子低垂著眼臉,看不清他的喜怒哀樂,修長而優美的手指蒼白抖動著,蒼白面容下。
  王夫人輕輕開口到:“啟兒...你無恙否?”
  只見李啟抬起的頭,那雙眼中忽閃而逝的某中東西,讓人抓不住,卻想窺視不知不覺間人已經被吸引。
  “多謝娘關心,昨夜是孩兒放肆?!?br />  “不礙事...”
  王夫人鋼說完就有點詫異...
  這小子今天沒兇自己啊...
  難不成被老爺子打怕轉性了,或者說腦子被打壞了?
  這下王夫人有點著急,直接走上前查看一番:“啟兒,你真無恙否?”
  李啟被王夫人到處查探,摸摸頭聽聽心臟跳動是否正常,然后搖了搖李啟,一下子這位仁兄被晃得,整個人都快想吐了。
  原來世界,剛剛看完新劇的他,莫名其妙穿越到這個咽氣兄弟身上,很多事情都來不及想明白,這位主母就過來查看自己身體情況。
  客客氣氣對答一句,讓她有那么大反應?
  思慮再三,李啟斷斷續續說到:“一直以來,孩兒就視娘為親娘,只不過很多時候,因自卑身世,故放蕩不羈來麻木自己?!?br />  李啟說的話,在其他人耳中就是鬼扯,幾個仆人與丫鬟都覺得這位四公子又在打什么主意,估計就是想找個學武機會,所以懇請王夫人。
  聽到這番言論,王夫人哇的一下子哭起來,抱住李啟腦袋:“癡兒,你就是吾兒...你就是吾兒啊?!?br />  “疼...娘!”
  母子感動的互相相認結束,王夫人擦了擦眼淚:“不就是學了點李府祖傳武學嗎,老爺子不準你學李府之武,但可以學外面武學?!?br />  說到這王夫人一臉闊氣到:“這件事啊,為娘替你做主,幫你請幾位大師?!?br />  “可是爹他...”
  叉著腰的王夫人,雖有點害怕自家老公,但在四公子面前不能氣短:“沒事,我做主了?!?br />  咦,這個后媽感覺還挺仁厚的,本來還以為穿越到這樣環境,主母都是那種愚蠢嫉妒的蠢女人。
  就在王夫人關照幾句離去同時,李啟的腦袋深處,出現一道特殊的聲音。
  【苦境武學系統激活...】
  【新人禮包自動開啟...】
  
  
七星彩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