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吾家神尊超高冷 > 第三十五章 心亂

第三十五章 心亂


  “你喜歡叫什么就叫什么吧!”涂山煥君見她如此,心中也頓覺得少了些什么,他不愿打破原本之前二人的關系,便立刻露出笑意說道。
  “我還是覺得王富貴這名字好聽,”一聽這話,凰音便又恢復了些神采來。
  “既然如此,我們便出發吧!”關山月不愿多耽擱,白虎今日的出現已經讓他有諸多擔憂,即便對方如何吹噓自己會隱藏星神之力,他的心中還是多少有些不安。
  “這么快,我肚子餓得很,可不可以讓我吃飽了再走...”白虎哀求著抱住了關山月,關山月點頭道:“也好,畢竟要帶上三個人,的確是要吃飽些?!?br />  白虎高興不過須臾,突然臉色一變道:“他們自己不會飛?都要讓我帶上??”
  關山月點了點頭,白虎頓時有些不高興道:“吾乃遠古之神,豈是他們有資格坐上的?!”
  “你,臭狐貍,你都三尾了,不可能不會御空,你少混弄我!”白虎怒目圓瞪,突然釋放出威壓,面向涂山煥君,而對方則感受到震懾之后,后退了幾步才頓住身形道:“你要想吃東西,就跟我來,這里只有我有錢,能給你買吃的!”
  白虎眼睛一轉,又看向凰音:“你呢,這般高深靈氣,你自己不會飛過去?”
  “我...”凰音一愣,突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卻是關山月皺了皺眉道:“別鬧了?!?br />  白虎心中一陣憋屈,本還要再說些什么,卻還是悻悻的看了關山月幾眼,轉過身時,臉色又突然變回了驕傲神情,他看著涂山煥君,努了努嘴道:“去給我弄吃的來,越多越好,要肉,本神不吃素!”
  “你們去大堂吃吧,”凰音卻突然出聲,上前驅趕二人,白虎一愣,正要拒絕,涂山煥君卻是連忙道:“月神辟谷已久,不喜歡這些氣味,走,我帶你出去吃!”
  白虎這才被拖拉著離開了房間,關山月則奇怪的看了凰音一眼,溫聲道:“你也與他們一起去吧,以白虎的能力,到達妖族雖只需一日,但路上不會太多休息,而到了妖族境內,也不能隨意逗留的?!?br />  “我不餓...”凰音突然低下了頭,關山月側過頭看了她一眼,臉上露出了然之色,他慢慢上前,柔聲道:“是不是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將你嚇到了?”
  凰音聽著這般溫柔的聲音,突然鼻子一酸,立即就撲倒他的懷里,雙手緊緊將他的腰抱住,關山月沒有料到她會有如此動作,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
  “我只是覺得、覺得月神大人您變了...”是了,關山月似乎不同了,比起在蒼巖山的冷漠疏離,現在他較之以往,性子開懷了些許,可這些好像都只是給了其他人,卻不是對自己,她也不知道該怎么說,只知道自己知道的越多,便反而越不易開心起來。
  關山月不知凰音說的到底是什么,一時不知道如何開口,但感受到凰音此時心情低落,一雙手是推開也不是,放在哪兒都好似不合適。
  “月神大人是不因為快要回天上了,才會這樣開心?”凰音悶悶的小聲問道:“那可不可以帶我一起回去?”
  開心么?或許真的如此吧,只是他之所以漸漸開懷,是因為一點一點看到了真相,他的愧疚與心結也因此解開,而如今,他只要解開罪己鎖,就能夠去弒神淵救出鳳歌,自然是更加釋然的。
  “若你想去,自會帶你去的,”關山月心中甚覺這丫頭不過是孩子心性,心中默默嘆了口氣,低下頭輕聲安慰道:“這些日子你也吃了許多苦頭,若有機會...”說著,他突然頓了頓。
  若有機會,若能救出鳳歌,若自己還能從弒神淵里出來...
  他的腦海里突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爹爹說您是在這里修煉,待到功成之日便能回去了,”
  “那時候您能帶著我和爹爹一同去天上看看么?我想看看天上會是什么樣子,會有雪山么?會有書里寫的花兒草兒么?在天上看星星,會不會更大更亮呢?”
  “若有機會,我帶你去天上看星星...”關山月如此說著,既像是對她的承若,又像是對自己未來的期許。
  凰音的眼睛突然閃爍起從未有過的光芒,她猛地抬起頭,看著那雙曾經孤獨陰郁的眼眸,如今竟然就像是蘊含了浩瀚星辰一般的絕美,美到自己已經沉淪其中,再也無法抽身。
  她突然踮起腳,就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樣做,她親了過去,輕輕顫動著的唇,輕輕的貼在了他的唇上。
  他的唇軟軟的,他身上的氣息,怎么那么好聞?
  凰音感受到自己心口處傳來的跳動越來越快,這一瞬間,她覺得自己似乎終于明白了些什么,那些以前看過的書里令她懵懵懂懂的字眼和情緒,她似乎都能體會到了。
  關山月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驚的渾身僵硬,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睜大了雙眼眼,怔怔的凝視面前的少女,突然之間,復雜而茫然的情緒夾雜著一絲本能的抗拒油然而生,他應該推開她的,他本不該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只是如若他還能施法的話,這少女定還未靠近自己就會被自己一巴掌扇飛了去。
  可他忘了,即便沒有法力在身,他也能夠輕易就將她推開的。
  他突然有一種想要落荒而逃的心思,這是他從未有過的,即便面對過兇悍的魔氣,即便面對再如何兇險的境地,他都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你給我放開他?。?!”突然,一聲怒吼從門外傳來過來,緊接著,就聽到轟的一聲,房門被猛地推開,兩道拉扯的身影突然闖了進來,只見涂山煥君拽著白虎想要離開,臉上滿是偷窺之后的窘迫神色,可還是被怒氣沖沖的白虎拖著往屋內走。
  凰音嚇了一跳,頓時松開了關山月,她的臉色漲紅,顯然明白外面發生了什么,此時她也才猛然覺得后怕,自己剛才的確是...太放肆了!
  這般想著,她突然斜著眼,偷偷看了一眼關山月,見他臉色與平常一樣冷冷淡淡,似乎對方才發生的一切,既沒有生氣,亦沒有別的感情,凰音的心中突然有些失落,但很快,她就看到關山月的耳朵似乎有些微微泛紅。
  “你這個女人怎么這樣大膽,你你??!”白虎怒吼著,突然又覺得十分委屈一般甩開了涂山煥君,跑到關山月的面前道:“我也要??!”
  “滾!滾出去!”關山月終于忍不住怒喝出聲,白虎見他臉色極差,甚是委屈的一步三回頭的又走了出去,關山月沒有看凰音,卻將怒意收斂了幾分,道:“你也出去?!?br />  直到三人都離開了房間,外間他們三人的吵鬧聲愈來愈遠,關山月才有些茫然的坐了下來,他抬起手,輕輕的捂住自己的心口。。
  為何它會跳的這么快?
七星彩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