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吾家神尊超高冷 > 第三十四章 妖王之子

第三十四章 妖王之子


  萬??蜅?,客房內。
  三道身影分別坐在關山月的身側,關山月看著三人直勾勾看著自己,自剛才從監察所回到這里,紛紛皆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頓時有些無奈的開口道:“你們若是無事,便收拾一番即刻出發?!?br />  “去哪兒?!”王富貴立即問道。
  “妖界,”關山月看了他一眼,王富貴立即大聲道:“為什么要去那里?!我可以不去嗎?”
  “可以,”關山月想也不想就點了點頭道,王富貴一窒,沒料到對方竟答的這般干脆,一時臉色漲紅,突然不知道說什么。
  “你愛去不去,反正月神去哪兒我就去哪兒,正好我也不喜歡你這一身臭狐貍味兒!”白虎瞪了他一眼道。
  王富貴頓時氣急,狠狠瞪了對方一眼,立即道:“你罵誰臭狐貍?!”
  “罵你啊,怎么,你能把我怎么樣?!”白虎不以為然道。
  眼看著二人就要吵起來,關山月扶額,立即出聲制止:“好了,別鬧了,王富貴,你有什么想問的便問吧?!?br />  “我,我...你...你真的是神界的那個關山月?”王富貴被看破心事,先是一愣,之后倒也不再扭捏,直接問出心中疑惑。
  “沒錯,我是,”關山月點頭道。
  “那你為什么會在地界,又為什么一點法力都沒有??”王富貴繼續問道,關山月此時也已不打算隱瞞,于是淡淡道:“因為我身上有罪己鎖?!?br />  “罪己鎖?!”幾乎是同時,王富貴與白虎都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罪己鎖,罪己鎖?!”白虎口中念叨著,慢慢想到些什么,突然露出了憤怒之色來:“是哪個王八蛋給你下的,我要撕了他!等等,我可以幫你解開!”
  “以你現在還未完全蘇醒的能力,暫時還沒法打開,但若你完全釋放星神之力,只怕還沒動手,就要他們引來了,”關山月輕輕拍開白虎突然抱住自己腿上的雙手后,目光流轉,落在了擰眉思索的王富貴身上。
  “是因為弒神淵一役么?”王富貴不確定道。
  “不錯,”關山月聽到這個提問之后,臉上突然露出一抹恍然之色,他看著王富貴,眼神里流露出的神色令對方有些莫名心虛的側過了頭,不過關山月沒有給王富貴多想的機會,而是輕聲問道:“原來你連弒神淵一役都知道,尋常人可不會知道這些的?!?br />  王富貴心道糟糕,關山月說的沒錯,能知道神界里一些事情的,只有能上到九重天上走動的人才有機會知道,而能上到九重天上的妖族,或能與上神有所來往并能夠得知這些神界不對外公布的消息的,又怎么可能會是尋常人?
  “弒神淵?弒神淵?!我,我不喜歡這個地方,我覺得這地方不祥!”白虎皺著眉頭,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卻不太清晰,立即就有又靠緊了關山月。
  關山月輕輕拍了拍白虎的頭表示安撫,并沒有打算推開對方,只因他知道,當年的四星神正是在跟隨圣神帝尊于弒神淵一役之后隕落的,如今蘇醒,難免會對其產生恐懼感。
  “你若不愿意去,我不會強求,”關山月沒有就王富貴的身份繼續詢問下去,王富貴松了口氣,卻是看向他道:“你此番過去,難道是要找妖王替你解開罪己鎖?”
  關山月淡淡一笑,點頭不語。
  王富貴連忙皺眉道,連忙解釋道:“我猜的,畢竟放眼下去,只有妖王有這個本事了,而且那個臭女人桃之夭也是當初妖王把她從混沌煉獄救回來的?!?br />  “看來,你知道妖王是如何救的了,”關山月目光淡淡,看不出喜怒,但看著王富貴心里發慌,他這才發現,對方什么也沒問,自己卻怎么都說出來了,當真是恐怖至極。
  “我哪兒知道,這妖王和桃之夭之間的風流事,整個妖族誰不知道?哈哈...哈哈哈...”說著,王富貴掩飾一般的干笑了幾聲。
  “放屁,你分明就知道些什么,當誰看不出來么?!”白虎在一旁將他神色盡收眼底,嗤笑一聲過后翻了個白眼道:“你這臭狐貍白瞎了自己的身份,一點兒都不奸詐狡猾,反倒蠢笨的像頭豬一般...”
  王富貴臉上氣得漲紅,又羞又惱的看了一旁一直沒有做聲的凰音一眼,卻見她也極其贊同一般的點了點頭,便頓時泄了氣一般長嘆了一口氣道:“你早說你的身份,早說你要干嘛,我們不就不會繞這么大一個圈子了?!”
  “你說的對,”關山月淡淡一笑道,接道:“所以你可愿與我們一起回妖界么?如今有白虎在,你也不必再擔心被追殺了?!?br />  其實王富貴知道,若一早關山月告知身份目的,他定會設法逃走,不會去趟這渾水,只是所有這些事情都太過于復雜,對方不可能冒然將這些告知于一個突然闖入的陌生妖族,而自己更不會將身份隨意道出。
  一切事情,似乎冥冥之中都有了安排。
  “我與你們一起去,”王富貴點了點頭,回憶起當年妖王偷偷跑去混沌煉獄一事,便立即說道:“但我一開始的確不知他是去救人,因為回來時,他與以前沒什么不同,所以...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br />  “聽你這么說,你與妖王好像很熟嘛?”白虎摸著下巴,問完之后,突然有些疑惑的自語道:“妖王還是那個妖王?咦,我記得他不是死了么?”
  “你爹才死了??!”王富貴突然臉色一黑,狠狠斥道。
  “原來你是妖王唯一的兒子,涂山煥君,”關山月突然笑了笑道:“你還小時,我抱過你?!?br />  王富貴突然發覺自己真的愈發蠢了,他尷尬的張了張嘴,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片刻后才干笑了幾聲:“月神竟還抱過我...哈哈...”。
  “你指的是遠古妖王,如今的妖王是狐族涂山氏,”關山月對白虎說道,此時的凰音卻是在良久的聆聽之后,終于驚訝開口道:“你是妖王的兒子,竟這么厲害?!那...那我以后豈不是不能養你了?那我該叫你什么呢?”說著,凰音漸漸有些失落之感。
七星彩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