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吾家神尊超高冷 > 第三十三章 蒼玄門

第三十三章 蒼玄門


  南疆巫妖族,常以被稱為巫族人,實則為妖族,只是其族類生來便與凡人樣貌無異,他們居于十萬大山之內,擅巫蠱之術,因山中妖獸遍地,長久之下,便也習得御獸本領。
  而蒼玄門就悄然建立在這十萬大山之中。
  蒼玄門,祭祀臺。
  祭祀臺位于一處峽谷之中,周遭樹木落差極大,有三十丈余的巨樹,樹冠若傘般撐開,亦有低矮灌木隨處可見,通往祭祀臺的是一條蜿蜒曲折的碎石道,南疆之地多雨水,深山之內天氣更是說變則變,碎石鋪路雖踏上去不適,卻極其適合這種潮濕之地。
  此時已是深夜,祭祀臺上亮著火光,只是在這樣的深山密林里,這火光立即就被一望無際的黑暗吞噬的無影無蹤。
  山中時有古怪凄涼的野獸嘶嚎,忽遠忽近,極其恐怖,突然一聲拍打翅膀的聲響自不遠處響起,似有飛禽被什么驚動。
  林疫跪在祭祀臺邊的碎石道上,聽到響動,突然雙肩狠狠一顫,但低著的頭卻是不敢抬起來,他的面前佇立著一道黑色身影,那人整個身軀都被巨大的黑色袍子籠罩其中,碎石道旁雖建有石燈,搖曳的火光在黑袍人的臉上投下一片陰影,卻還是看不清他的神情。
  即便如此,黑袍人的周身都散發著一種說不出的陰冷氣息,令人不寒而栗。
  此時祭祀臺中央的地面上平躺著幾個嬰孩,他們雖有氣息,卻沒有嬰孩該有的樣子,沒有哭鬧,亦沒有動彈,而是靜靜睡著,遠遠看去,如同死了一般。
  嬰孩周圍盤坐著一圈人,與黑袍人裝扮相同,深藏在黑袍之中的臉上只有模糊不清的陰影,和一雙時而被火光映照著的黑色眼眸。
  在這些人與嬰孩之間的地面上有一圈凹槽,但凹槽形狀猶如古怪的符文,內里是一片暗紅色澤,好似干涸的血跡。
  “林疫,你不該失手,”林疫身前的黑袍人發出的聲音宛若枯朽的樹木在風中掙扎一般,低沉嘶啞而蒼老,林疫回想自己在滄源城官道上被那執劍男子險些殺了,雖是自己輕敵在先,讓旁人得空救下了關山月一行人,但他此時卻是萬不敢承認的。
  “副門主,他們、他們身上有神族的氣息,實在...實在不是我...”林疫本還要辯解,那被稱作副門主的黑袍人卻冷笑了一聲打斷了他。
  “你還想狡辯?”副門主怪笑起來:“若是神族,你還能活到現在?若是神族,滄源城分舵早就被發現了!”
  “饒命??!我錯了,是我疏忽大意,但那人的修為極高,我實在不是對手??!”林疫被拆穿謊言,頓時磕頭不止,他的額頭磕在尖銳的碎石道上,頓時就血流不止起來。
  “好了!”副門主有些不耐,冷冷道:“你倒也算是立了功,能將那幾人的消息帶過來,我這邊才好通知門主,以防不測,只是可惜了滄源門分舵,都怪那愚蠢的舵主?!?br />  一想到滄源城舵主竟冒然派出獸人,結果卻偏偏失了手,他此時心中窩火,恨不得立即就將眼前之人也撕碎了去。
  林疫一聽這話,突然覺得心頭一松,正要說些什么,忽聞祭祀臺那方傳來了低沉幽遠的吟唱聲,他知道融合儀式已經開始進行,便復又垂下了眸子沒有再說話。
  祭祀臺上一眾黑袍人吟唱著復雜而詭異的經文,很快,就聽到‘噗噗’幾聲細微的聲響自那些嬰孩的身體里傳了出來,緊接著,鮮血自嬰孩的身體里滲透出來,慢慢匯集流到了下方符文凹槽之中,即便如此,那些嬰孩卻依舊安靜乖巧,好似在睡夢之中。
  直到所有凹槽角落被血液覆蓋,那符文凹槽中的陣法立即就被喚醒,陡然間亮起了血色的光輝,周遭黑袍人吟唱聲越來越快,與此同時,自他們袖中飛出一顆顆顏色各異的妖獸精元出來,這些妖獸精元分別進入到不同的嬰孩身體之中,而后,就見符文凹槽中的血液像是沸騰了一般突然躁動起來。
  隨著吟唱聲愈來愈急,那些血液在不久后突然涌動倒流,像是被那些嬰孩生生吸入了身體里一般,很快就被吸干,而吟唱聲也在之后漸漸停息。
  便在這時,嬰孩的哭聲漸漸響了起來。
  黑袍人見儀式已成,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吩咐其他人抱走嬰孩之后,復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林疫,道:“你此番求我也無用,還是隨我去見門主吧,”
  “門主?”林疫自進入蒼玄門就從未的見過門主真身,素來都是由面前這位副門主出面交代所有事情,門中弟子也曾揣測過門主的真實身份,卻無一人知曉。
  面對林疫的驚愕,副門主冷哼了一聲道:“你放心,你與門主也算同屬一族,我想,他或許會放過你,免了你的死罪?!?br />  林疫一聽這話,頓覺生路有望,立即就站起身來,對著副門主躬身拜了拜,副門主則心中冷笑了一聲,二人便動身朝著幽暗的碎石道深處走去。
  蒼玄門依山而建許多處亭臺宮殿,而山體之內也建有更多宮殿甬道,連綿不絕的十萬大山里,竟不知還有多少這樣的秘密深藏其中。
  兜兜轉轉許久之后,一座建于山體內的宮殿出現在二人眼前,身后是悠長黑暗的甬道,眼前是一座由八根石柱支撐,高約五丈余,大殿兩側密布石燈,即便如此,身在其中,卻還是覺得這里陰沉恐怖,偶有微風不知從何處進來,竟讓人覺得十分寒冷徹骨。
  大殿之中高臺之上,同樣有一名黑袍男子,只是與其他人不同,那人的臉上帶著一面玄鐵面具,他靜靜的佇立在那里,并沒有落座,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林疫二人進來,他才恍然回過神,面具下那雙黑色的眼睛突然變作成一雙細長的蛇瞳。
  “門主,人帶到了,”副門主躬身一拜,說完便兀自退出了殿外,隨著石門關閉的轟鳴聲,林疫的心突然不安起來。
  “你說,那三個人的身上有龍族的氣息?”面具男子的聲音有些許低沉,卻十分年輕,語氣上聽不出絲毫怒意,甚至讓人覺得和善爽朗,林疫一時心底驚疑不定,但還是立即跪了下去,點頭答道:“屬下不敢欺瞞,那三人的確有龍族氣息,其中一人動手時,暴露了身份,應是狐族人,卻不知為何同時也有龍族的氣息,其余二人一男一女,女的身上靈氣極高,另一男子則...則像是凡人...”
  話音落下,高臺之上的男子沉默了下來,但那雙蛇瞳卻是陰沉沉的看向了林疫,林疫渾身一抖,連忙接著說道:“原本屬下馬上就要得手,豈料突然不知從哪里冒出來一名修士,那修士修為極高,屬下不敵,便...便...”說到后面,他渾身顫抖,怎么也說不出口了。
  “你想說的是,起初三人像是龍族,你能殺了,之后一名凡人修士,你反倒不敵?”門主突然冷笑出聲,顯然是不信。
  林疫頓時大驚失色,饒是頭上已經滿是血污,卻哪里還顧得上這點傷痛,立即又開始磕頭求饒不止:
  “門主饒命,屬下不敢欺瞞,屬下說的句句屬實??!”
  門主冷眼看著林疫磕頭如搗蒜,許久之后他才突然一動,從高臺之上飄然而至那人身前,聲音淡淡道:“罷了,我還是親自看看吧?!?br />  聲音落下,還不等林疫反應,面具男子就立即掐出一道法訣,手掌猛地按在那林疫的頭頂之上,林疫身子巨震,突然之間渾身動彈不得,只覺得腦袋里傳來劇痛,好似有一雙手在自己的頭顱里翻江倒海一般。
  他張大了嘴,不由自主的回憶起自己當日在官道上的種種,雖然劇痛源源不斷的從頭顱之中迸發,可他卻發不出絲毫聲音,好在不多時,他就覺得頭上的手松開了去,便立即渾身一軟,好似瞬息之間失去了所有力氣,再也爬不起來。
  他兀自喘息著,試圖起身,雖不知道對方做了什么,但顯然是對自己的身體傷害極大。
  林疫這邊忙著查探自身,卻沒有發現自己身前那位年輕的門主,突然之間如遭雷擊一般的僵在了原地,若是細細看去,還能看到那人身上細微的顫動。
  “你若沒有失手,或許再過幾千年,我可助你飛升為龍,”片刻后,頭頂傳來了門主的聲音,只是不知為何,較之前他的聲音似乎變得有些喑?。骸靶扌胁灰?,可惜了...”
  “可惜什么?”林疫不自覺的反問了一句,可話音剛落,他突然感覺到頭頂再次傳來劇痛,好似有什么深深刺入了自己的頭顱里,可他周身沒有氣力掙扎,只能張大了嘴,發出凄厲的嘶嚎。
  “啊啊啊啊啊?。。。?!”殿內痛苦的哀嚎之聲,就在站在石門之外的副門主都聽得清清楚楚,他此行清楚門主的手段,因為在此之前,滄源城分舵的那位愚蠢的舵主也是這般進去,然后便沒了。
  很快,哀嚎聲戛然而止,大殿內的兩道身影,如今只剩一道還靜靜佇立在那里,林疫則成了一具干枯的尸體,身形也小了一倍,靜靜的躺在地上,他的血肉精元似被吸干一般,臉上還是那痛苦不甘的絕望神情。
  面具男子輕輕將插入那人頭頂出的血色短刃拔了出來,他長長呼出一口氣,好似一頭剛剛饜足的惡獸,面具下的蛇瞳露出了滿足的神色。
  而看那血色短刃,則正是當日洛宸賜予祭言的那把。
  此人,正是祭言。
  轟隆??!
  石門打開,副門主匆匆從外間走了進來,饒是看過同樣的情景,他還是因為林疫此番恐怖的樣子而膽寒。
  “門主,此事該如何?”他小心翼翼的看了腳邊干枯的尸體一眼,忍不住抖了抖,立即收回目光,恭敬的問道。
  “滄源城分舵所有人,一個不留,”祭言語氣淡淡,好似在說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相關的凡人,設法讓他們意外而亡,不能留下任何與本門相關消息?!?br />  副門主連忙拱手道:“屬下這就去辦,只是...只是那些獸人呢,那可是我們的心血...”
  祭言此時哪里能與他道出這件事背后的牽連,他默默看了對方一眼,冷笑道:“不過是些失敗品,全部殺了,連渣都不要留下一絲?!?br />  副門主接到命令,沒有再多說什么,而是恭恭敬敬的拜了拜,轉身就要離開,剛走幾步,祭言的聲音就幽幽傳了過來:
  “此事一定要處理干凈,如若但凡留下些什么,只怕沒人能保得住你們族人?!?br />  副門主渾身巨震,但還是道了聲‘是’,便消失在黑暗的甬道之中,良久之后,祭言的身影才突然一動,微微向后趔趄了數步才站穩,隱藏在黑袍之中的雙手早已顫抖的不成樣子。。
  他雙眼復又恢復成一雙黑色眸子,只是那眸子有些六神無主的望著眼前空蕩蕩的宮殿,他突然抬起頭,聲音有些顫抖道:“怎么辦、怎么會是他,不行...我要馬上告訴神帝...”
七星彩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