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吾家神尊超高冷 > 第五章 異常

  無恙海,龍宮。
  “宴會才未開始多久,你怎么就跑出來了?”老龍王左泊秋捋了捋花白的龍須,臉色紅潤,突然發覺手感不對,垂眸一看,發現自己的胡須竟不知被誰編成了一把小辮,他愣了片刻,突然哈哈大笑了幾聲,顯然除了那幾個曾孫也沒有其他人敢這么做了。
  “今日神帝怎么破天荒過來了,當真的怪的很,”葉落神色有些憂慮,不時透過珊瑚礁砌成的回廊往深處張望著。
  “神帝那是還記著我海族的勞苦功高,再說了,咱們海族地域之廣,族群龐大,也是神界一大助力,”左泊秋哼了一聲,臉上一抹古怪之色劃過,恰巧被葉落看了去。
  “老長蟲,你告訴我,神帝是不是跟你說了什么?”葉落心中的不安愈發明顯,他見左泊秋眼神飄忽不敢看他,頓時著急的拽住了對方的胡須。
  “哎喲你個臭小子??!”左泊秋吃痛,怒道:“老夫叫你不在海族好好呆著,偏要去神界爭那勞什子官位神籍,如今被貶到那般破地方,老夫都不好替你求情,今日神帝還叫我莫要插手神界內政,后又送了諸多珍寶仙丹,老夫都不便多說什么了!”
  “洛宸這貨沒完沒了?”葉落怒極,聲音也大了幾分,若非殿內奏樂聲極大,怕是這話早被內里的眾人聽了去。
  “你不要命了?!”左泊秋這次是真動了氣,神色也鄭重了許多:“你若明里再幫著月神,便永遠都翻不了身!”
  “我還能怎么辦?!”葉落望向大殿內的觥籌交錯,各路仙官神位無不輕松愜意,樂在其中,自己也曾受盡討好追捧,如今卻只能低聲下氣迎合他們。
  “神帝方才離席,去了我波瀾苑休憩,那里我種了諸多海蘭香,你知道海蘭香最能令人靜心平燥,你隨我過去,我替你求一道旨,讓你回到無恙海來!”左泊秋整了整衣衫,壓下酒意示意般瞪了葉落一眼,葉落會意,整理了情緒便老老實實跟在了他的身后。
  二人默默走在回廊之中,心思卻各有不同,左泊秋心中想著將葉落從蒼巖山召回也并非大事,神帝洛宸這般記恨關山月,周遭一干相關人等皆被牽連,如今降了神階,罰也罰了,若提議調回無恙海,也算是將關山月身側現如今最親近之人調開了,想必洛宸也是樂意至極的。
  葉落自然明白左泊秋的好意,但他此時心中亂的很,總覺得今日洛宸過來并非只是為了親自提點龍王幾句話這樣簡單,他此時跟過去,只是想看看這洛宸到底是來做什么的。
  回廊曲曲折折,抬眼看去,彩色的魚兒成群結伴游來游去,還有不知名發著光的魚兒悠哉悠哉的游著,突然有一條泛著瑩瑩之光魚兒似被二人吸引,猛地穿過了水幕失去水的承載,落到葉落腳邊,葉落皺眉,捧起小魚道:“你修行不夠,還不能進入這里,”說著便輕輕將其放回到籠罩在回廊外的水里。
  整座龍宮大部分地方皆與海水隔絕開來,形成大大小小的巨型氣泡,原本左泊秋是不愿如此的,本是海族,自是與水為伴,只是為與其他來往仙友方便,便將龍宮改成了這般模樣,時日一久,便也習慣了。
  二人默默走著,不過多久便到了波瀾苑,幽幽花香自那紺青色花叢中傳來,葉落吸了吸鼻子,無心欣賞花香,目光穿過花圃四處搜尋起來。
  很快,葉落便瞧見了在花圃深處幾座錯落有致的珊瑚礁旁佇立的一道熟悉身影,那是神帝的貼身內侍祭言,葉落見他只身一人,卻不見洛宸身影,心中頓生疑慮,頓時大步上前問到:“神帝去哪兒了?”
  祭言早早便瞧見了二人過來,神色微微一變之后很快就換作了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朝著左泊秋恭敬行禮:“見過海族主君,”他頓了頓,慢慢看向一側的葉落,笑道:“原是葉落地仙,多年未見,怎么就忘了神界的規矩?”
  葉落一怔,臉色頓時就難看了許多,這祭言當初不過是一介青蟒山精,便是連個妖都算不上,不知怎得就吞服了一顆山脈靈氣孕育而成的靈石,一躍成蛟蚺,之后未得多少修煉,便歷了仙劫,上了不周山,再之后由于在神界這等山精走了狗屎運位列仙班之人自然不受待見,便一直未能進入神界,只得在不周山上做些雜役。
  之后神界征兵,他便入了洛宸麾下,不多久竟得了洛宸賞識,成了他的內侍。
  葉落如今降為地仙,自是比不得神帝身側的神侍的,他咬著牙,躬身敷衍一拜道:“上神,請問神帝可在此處?”
  “神帝覺得此處甚是不錯,不希望被人打擾,命我在此等候,他獨自欣賞此處海蘭花去了,”祭言的話說的很是明顯了,葉落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追問,左泊秋一時也有些為難,只是畢竟這無恙海是他的地盤,今日又是他的壽辰,思索了片刻后,見葉落神色憂慮,以為他是為調離蒼巖山一事著急,便開口道:“這位上神,還請勞煩你去通報神帝,海主有事要與他商議?!?br />  面對海族之主,祭言自是不能像對待葉落一般了,只是洛宸離開前吩咐過,任何人都要設法周旋,替他拖延時間,可如今開口的是左泊秋,他萬沒想到這老家伙壽宴宴席不呆,竟跑到此處來,頓時大感頭疼。
  左泊秋見其為難的神色,倒也未多想,只覺得洛宸怕是吩咐過不想被打擾,對方不過是神侍,也不好違了命令,但左右自己又是這地方的主人,想必是為難極了,他心中一嘆,本想著駐足登上片刻也好,但身旁的葉落卻突然反常一般怒喝道:“這波瀾苑就這么不大塊地方,早該逛完了,莫不是神帝離開了此處?”
  左泊秋神色一變,轉過頭瞪向葉落,既然他也知道這波瀾苑并不大,竟還用這么大的聲音,以神帝之能,必然能聽到這邊動靜的。
  祭言也未料到葉落竟敢有這么一手,也不知是破罐子破摔了還是怎么了,他又驚又怒,立即喝道:“大膽地仙,神帝在此休憩,你這般大聲胡言亂語什么?!”
  葉落看著他,卻沒有接話,只是一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祭言。
  而在旁的左泊秋的眼睛已經快要瞪出眼眶了,卻見身側這小子絲毫沒有領會的意思,不由得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祭言心中焦急萬分,被葉落這樣死死看著,更是有些手足無措。
  葉落看著祭言的每一個細微神色,越看便越感覺到不妙,他心中一個不好,正要轉身就跑,忽然就聽到洛宸的聲音自不遠處花圃中一座珊瑚礁那方傳了過來:“呵呵呵,這海蘭香當真如海主所言,寧神靜心,本帝竟是一時有些忘時了?!?br />  說著,一襲華服的洛宸便從那珊瑚礁后走了出來,祭言此時大松了一口氣,連忙迎了過去,左泊秋也是松了口氣,伸手狠狠拉了拉葉落的衣角,輕輕道:“莫要再亂講話了!”
  葉落此時此刻,目光從祭言的身上轉到了緩緩而來的洛宸身上,根本沒有在意到左泊秋的話,洛宸此時神色淡淡,似乎真如他自己所言一般被海蘭花所吸引,面色沉靜如水。
  “拜見神帝,”左泊秋行禮,余光見葉落的目光竟直勾勾盯著洛宸,頓時一急,猛咳了幾聲。
  葉落回神,雖然不愿,但也只能恭敬一拜,直起身子之后,依舊帶著探尋之意時不時看向洛宸。
  “海主今日壽辰,怎么不在宴席之上,莫不是有事要與本帝相談?”洛宸根本未將葉落的不敬放在心上,他今日目的達成,自是心中歡愉的很。
  “神帝英明,此時過來,的確是有一事相求,”左泊秋心里沒底,畢竟如今眾所皆知,洛宸對關山月的仇恨并非一點半點,自己雖有海主這般身份在,但也不想惹來一身麻煩。
  洛宸看了葉落一眼,早已心知肚明,他淡淡一笑道:“海主言重了,您貴為海族主君,助神界平定沿海諸地之亂,莫要說求,有何事情直說便是了,”洛宸說著,見左泊秋面有為難之色,定是在斟酌如何開口,他又是一笑道:“可是為您這位族人之事?”
  左泊秋一愣,見洛宸面上并無不喜之色,頓時點頭道:“的確是為此事?!?br />  洛宸面帶笑意,看了葉落一眼道:“當初那件事,本就與他沒有直接干系,只是他明知那罪人所犯之錯難以饒恕,卻偏要愚忠為那人求情,顯然是并未了悟天地道理,罰他去蒼巖山也是想讓他知道自己錯在何處,如今過來可是想明白了?”
  洛宸對著左泊秋說著,慢慢看向了一旁的葉落,左泊秋頓時明白,洛宸這是給葉落一個機會,只要葉落認個錯,想必調離蒼巖山之事便也沒什么難處了。
  這般想著,左泊秋生怕葉落不識好歹,頓時看了他一眼道:“今日你同老夫講過,如今好好與神帝說說吧!”
  話音落下,葉落遲遲沒有表態,他只是默默看著洛宸,越發覺得洛宸臉上的笑意詭異至極,這樣的笑容,看上去絲毫沒有和煦寬容,反而像是一種勝利之后的驕傲與抑制下的狂喜。
  葉落心中一緊,頓時恭敬一拜道:“承蒙神帝寬厚,但小仙當初的確犯錯在先,被調往蒼巖山修行已經是神帝恩澤,如今時日尚短,小仙不敢有所期望,只愿在蒼巖山繼續錘煉身心,以此警戒神界風氣?!?br />  左泊秋的臉色隨著葉落的話越來越黑,此時若不是神帝在場,他當即就像一巴掌拍死這塊又臭又硬的石頭,洛宸凝視著葉落,心中冷笑,臉上卻依舊和顏悅色道:“你有此決心,本帝深感欣慰,海主,此事便罷了,日后若他覺得此番歷練已有所成,隨時可以回到神界?!?br />  左泊秋聽到洛宸這般說,臉色這才漸漸好轉,頓時出聲言謝,葉落此時依舊保持著躬身行禮之姿態,沒有抬頭。
  “神界還有諸多政事,今日便不久留了,”洛宸漸漸收了笑意,道出了去意,左泊秋躬身一拜道:“恭送神帝!”
  待到洛宸與祭言身影化作一道光芒散去,左泊秋終于忍不住,伸出手狠狠瞧在了葉落的頭上:“你這條頑固的咸魚,方才到底是在整哪般幺蛾子?!”
  “我覺得不對勁,”葉落看著左泊秋,眉頭緊鎖神色極其憂慮:“你是不是也覺得神帝有些不對勁?”
  “我看你的腦子才有些不對勁!”左泊秋氣急,沒好氣的吹胡子瞪眼,葉落搖了搖頭道:“神帝今日看上去像是高興極了,不對,應是幸災樂禍才是,可又有什么事是他這般高興的?即便方才我沒有承他情面,也未見他有多惱怒,他不該是那副表情才對??!”
  左泊秋此時已經有些聽不下去了,擺了擺手道:“我看你就是對神帝心有芥蒂,才會胡思亂想,見他心情愉悅,你便會看哪兒都覺得不對?!?br />  “不對、不對,本就不對!我這心里,總覺得不大舒坦,”葉落的眉頭越皺越緊,思索了片刻后,猛地抬起頭道:“不行,我要回去一趟!”
  “我說你當真說風便是雨,你干脆去做四季神官好了,今日我壽辰,特地將上座給你,就是想讓這些仙家承情,希望你與他們多走動走動,你怎么這般不為自己考慮?”左泊秋有些不耐,拉住葉落便往回走,葉落一路沉默,心中怎么都有一股莫名的不安,直到觥籌交錯聲傳來,他猛地停住腳步說道:“我在出口處留了神識,月神他不久前出去,現在都未回來,我...”
  “唉唉唉!你明明跟老夫說過,月神他平日不是靜坐沉思便是出去攀登蒼巖山以錘煉肉身,有時數日才回,這才多久,你怎么跟個小媳婦似的?!”左泊秋哭笑不得的看著他。
  “說的也是...”葉落嘴上這般應和,可心中依舊不安,左泊秋見他愁眉不展的模樣,知曉他今日必然也無心參宴,無奈嘆息了一聲,喚來守在大殿之外的蝦兵吩咐了幾句,之后看葉落依舊是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模樣,頓時拍了拍他的頭道:“你要的東西我都給你準備好了,帶回去吧,今日便不留你了?!?br />  葉落回過神,感激的笑了笑道:“老龍王,多謝你了...”
  說著,葉落似突然想起什么,臉色一變道:“話說你之前給我的都是些什么書,我還要跟你算賬呢!”
  “喲喲喲,怎么,是嫌棄未給你準備有畫冊的好書?”左泊秋將手搭在葉落肩上,一副‘我都懂’的模樣,看的葉落火冒三丈,正要發作,便見一名蝦兵走了過來,于是只好忍下怒氣沒有發作。
  “這里都是好東西,你既然放心不下那邊,便早些回去吧!”左泊秋捋了捋胡須笑道。。
  葉落接過蝦兵手中沉沉的包袱,看也未看就將其中幾本書冊扔了出來,凰音看那艷書一事的火氣此時無法發泄,加之對洛宸今日過來之事心有疑慮,便壓下怒氣,道了謝就匆匆離去。
七星彩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