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吾家神尊超高冷 > 第四章 遠古劇毒

第四章 遠古劇毒


  山谷猶如一道天然屏障,內里是細雪飄搖,外間早已是大雪紛飛,入口外,一道華服身影佇立在風雪之中,只是風雪雖大,卻沒有撼動對方分毫,紛紛落在其周身一層淡淡的光暈之上,緊接著消散無影。
  洛宸看著眼前山巒之間這條設有明顯感知的巨大裂縫入口,臉上浮起冷笑,不多久,這笑意便凝固在了嘴角。
  “沒想到在這樣的境況下,你竟能提前醒了,”洛宸這番話近乎是咬著牙說出口的,關山月走到他身前三尺處停下,淡淡道:“僥幸罷了?!?br />  洛宸最是看不得關山月這副神態,他的目光陰沉下來,雙手漸漸握成拳:“你倒是有條忠心的狗,即便到了這荒僻之地,卻也總能想盡辦法護著你,”洛宸上下打量著關山月,本以為鎖了他神之氣息和靈力,在這種苦寒荒僻之地,他必不會好過。
  沒曾想,今日來看,對方竟絲毫看不出頹然之色,反倒肉體之身似得到淬煉過一番,看上去強健了許多。
  洛宸未曾想到過關山月能夠提前蘇醒,只是從旁人那得知葉落每年皆會參加無恙海之主的壽宴,每每離去時,還會帶上些衣物書籍和奇珍離開,神色看上去也未見多少悲涼之色,他也是因此漸漸心生疑竇。
  關于當年那件事,該罰的該貶的都已處置,本就有些過重,引得人心惶惶,他也不便再做些什么。
  無恙海之主為海族之主,雖是神籍,卻不似神界里的神官能夠輕易問責,即便知曉對方與葉落交好,從旁有過照拂,他也無法以此去開罪海族,今日不過是趁著對方壽宴,親自送去賀禮,并私下提醒了數語。
  此番過來本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探尋,卻是有五成懷疑關山月已然蘇醒,眼下洛宸的疑惑雖是解開,但怒氣也因此爆發開來。
  “你我之間的恩怨,與其他人無關,”關山月知道葉落這些年常常與水族走動的原因,他心中嘆息著,擔憂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
  走動再多又如何,如今洛宸為神帝,又經過那件事之后的手段,誰又敢與他關山月沾上半點關系?
  “月神何出此言,你我之間哪里是私怨,我不過是依神界律法對你的失職進行小小的懲處而已,”洛宸冷笑了幾聲說道。
  “你今日處心積慮過來,只是為了說這些廢話?”關山月有些不耐,他知曉神界規矩,任誰離開神界,皆會經過守衛神將留下行跡,今日他親自前往無恙海賀壽,出現在眾神面前,便有了正當行跡。
  而在蒼巖山來,卻不輕易動用靈力,反而用一身屏障隔絕神息,明知他在谷內又不踏入山谷之中,顯然是不想留下任何痕跡,他這般小心,若真只是為看上自己幾眼說上幾句不痛不癢的話,那也說不過去。
  “月神天資卓絕,深得父神喜愛,既然你這般聰明,不如猜猜我此番前來,是為何事?”寒風呼嘯,洛宸神色逐漸陰沉下來,雙眸之中的戾氣如同深海之中的漩渦,呼嘯著嘶吼著,絲毫沒有隱藏的意思。
  “你想殺我,”關山月臉色平靜,凝視著那方面色狠戾的洛宸,絲毫不為所動。
  “哼哼哼...”洛宸低沉的笑著,身形隨著最后一聲笑落下之后疾速而動,他伸出手狠狠扣住關山月的肩膀,下一刻二人身影瞬息消失,只余一個疾速飛旋的飛雪漩渦,片刻后也消失無影。
  鎖住神息靈力之后的肉身,根本受不得這種撕裂空間的速度,而洛宸這一動作也只會在方才之地留下一丁點痕跡,很快便也會消散,而以葉落之力,是無法察覺分毫的。
  未過多久,關山月便感覺肩上一松,緊接著,他的身體疾速墜落,狠狠撞擊在裸露在雪層外的巖石之上。
  一陣骨裂聲自胸腔處傳來,伴隨著劇烈的痛楚,關山月咳出血沫,他站起身,只覺得強烈的寒意像是千萬把鋒利的刀刃一刻也不停息的割在他身體每一處,撕裂了肌膚落在了每一寸骨骼之上。
  關山月身形因這種痛楚微微踉蹌數步,但很快還是站直了身軀,他看向周遭,立即知曉自己此時置身于何處。
  昆侖山脈。
  距離寒冰煉獄不過百里之地,在這里動手殺一個無法動用靈力的人,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且不會被寒冰煉獄的守衛發現,只是關山月并非凡人,他若隕落,必會是巨大的響動,神界的星宮會失去光輝,他元神的消散會引起天地變色,屆時神界必會知曉,不過多久便會尋到此處,洛宸不至于想不到這一點。
  關山月猛烈的咳出胸腔中的血,每一次呼吸都牽動碎裂的骨骼帶來難以想象的疼痛,而他只是微微皺了皺眉頭,抬起手拭去嘴角的血漬之后默默凝視著洛宸沒有說話。
  “寒冰煉獄之寒,就連我都難以抵抗,若無異火淬煉而成的法器傍身,任誰在此處都會被壓制周身力量,變得虛弱不堪,月神,這種滋味比起蒼巖山是不是更讓你記憶深刻?”洛宸登上神帝之位,一應華服盡為異火所鍛造,自能夠在昆侖山脈內無所阻礙,而關山月此時卻深受酷寒侵蝕,加之方才從數丈高空墜下的傷,此時還能站著,已非常人能及。
  “你殺不了我,”關山月聲音淡淡,面色鎮靜,絲毫看不出任何畏懼。
  這句話,再一次激怒了洛宸。
  “你當真是有恃無恐,只是你以為,我真不能殺你?”洛宸話音未落,身形猛地移動,瞬息之間便到了關山月身前,他伸出手,狠狠的扣住了關山月的咽喉,手上青筋暴起,骨節泛白,顯然是用了狠勁。
  “神帝之位,你還未坐熱,怎會舍得因我而犯了天規?”咽喉被死死扣住,關山月的聲音嘶啞,縱然連呼吸都變得異常艱難,他卻依舊坦然自若,眸子之中毫無懼意。
  “哈哈哈哈哈...”洛宸怒極反笑,暴戾的面容之上浮現出得意之色,他笑著,另一只手突然抬起,一支通體青紫長約五寸的尖銳之物自他大袖中緩緩飛出,洛宸毫不遲疑,狠狠將這詭異之物拍入了關山月的心口。
  “唔...”關山月悶哼一聲,還未看清那刺入身體之內的到底是什么,便有洶涌的黑暗想要將他立刻吞噬。
  他的眼前猛然一黑,咽喉上的手立刻松開了去,他本想站穩身體,卻發覺渾身失去控制,狠狠的跌在冰雪里。
  “我現在無法殺你,卻能讓你在生不如死里日漸腐朽,無需多久,你的身體便會被這毒所腐蝕,你的神脈也會因此受損,無法得到解藥的情況下,你以為還需我動手殺你?”洛宸的嗤笑著,垂眸俯視腳邊痛苦不堪的關山月,他甚是滿意,本想多多欣賞這番美麗風景,卻想到了什么,遲疑一瞬之后,便倏地消失在風雪里。
  “唔...”此時的關山月已然知曉自己體內的東西到底是何物,那是上古妖獸九翼紫鴆身上的羽刺,這只九翼紫鴆遠在圣神帝尊在時便已被其斬殺,只余后代四翼紫鴆寥寥數只存活在南疆大地,這種妖獸雖身帶劇毒,卻也是自保的一種手段,更能與多種劇毒相解,且九翼紫鴆之后其余后代,不具遠古靈智,并無邪性,圣神帝尊便也沒有誅殺殆盡。
  但是,對于九翼紫鴆的記載雖神界皆知,唯獨不知的是,在凌霄殿的內閣之中,圣神帝尊保留了一根九翼紫鴆的羽刺。
  顯然,在洛宸初登帝位之后,便迫不及待的去了凌霄殿,也碰巧找到了這根羽刺,洛宸此次過來,早已下足了功夫。
  能夠踏入凌霄殿后的珍寶閣得知這根羽刺的存在,如今唯有他與朱雀,如今看來,洛宸怕是早就想通了這一點,心思倒也是縝密。
  遠古劇毒的烈,令關山月無法抑制的悶哼出聲,他睜大眼睛,瞳孔因巨大的痛苦不斷抽搐,雙眸已經無法看清事物,每一寸經脈骨骼被劇毒腐蝕的痛使得他似乎聽到了自己身體里腐朽的聲音。
  “呃...”他隱忍著,卻無法控制住體內翻騰的氣血,鮮血自他的眼角涌出,流動著可怕的紫氣,大口的鮮血不斷吐出,很快便將他身下的白雪染成刺目的紅。
  遠古劇毒便是位居神位之人也會因此受傷需要及時救治,否則時日一久就會傷了根本,阻礙修行,此時的他根本無力抵抗。
  即使他有強大的神息靈力封鎖于體內,但這無非是讓他無法立即死去罷了。
  洛宸,當真是恨極了他。
  鮮血浸染了昆侖山脈的萬年冰雪,流動于鮮血內的紫氣劇毒也隨著他的鮮血翻騰著,似乎這羽刺上的毒,依舊保留著九翼紫鴆的不甘一般。
  這是關山月第一次感覺到這種難以自持的痛,令他的意志險些就要潰散開去,他的唇緊抿著,雙手顫抖著想要撐起的身體一次又一次的倒在被血染紅的雪地之中。
  他不能就此死去,必須設法通知葉落!
  關山月不斷想要支起身軀卻加速了鴆毒的擴散,很快,他的身子再也不受意志所掌控,狠狠的栽倒在雪里無法動彈,他的呼吸,伴隨著嘶啞難挨的悶哼,在凜冽的風雪之中,愈發虛弱。
  “你命有一劫,必不可應劫,”先帝北澤氣息極弱,神色疲憊,他盤膝坐在凌霄大殿中央,方才一卦已經耗盡了他最后的力氣。
  “父神,您曾教導兒臣,修行之道上,每登一階,必有天劫降至為懲戒,自是避無可避的,況且,既要得天地之力,必要遭一番淬煉...”關山月話未說完,北澤想起方才卦相之中所看預警,連忙呵斥道:“圣神帝尊身殉弒神淵后,萬年來再未有邪祟敢造次,可數千年前神界由父神交由我手上,弒神淵卻異動頻繁,雖終以平息,卻終究無法滅其根源,山月,其實你是我從弒神淵中帶回的,”北澤的聲音漸漸低沉,看向關山月的目光里滿是期許又藏著未知的恐懼。
  “父神,您曾告訴我,我是自關山之巔,月圓之日得以山月精氣而生于月下的一絲仙靈,關山位靠赤焰山脈混沌煉獄,您憐惜我惡境中生,便帶我回了神界...”關山月不可置信的看著北澤。
  “山月,我妄動禁術,窺探了天機,已遭天罰,你聽著,待我歸去之后,你在凌霄殿內閉關,不可踏出神界一步!”北澤說完,仿若看到了什么,猛然抬起頭,看向殿外的浩瀚蒼穹星宮。
  “兒臣不懂!”關山月順著北澤的目光看向殿外,卻未看出與往日有什么不同。
  “你的劫...已非你一人之劫...是...”北澤張大嘴,卻好似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控制了他的身軀,他大口喘息著,始終說不出自己卦中所見,掙扎良久,他自知無法與天對抗,長長嘆出一口濁氣之后,回頭默默凝視著關山月。
  “父神!”關山月已經看出北澤此時已是油盡燈枯之身,心痛難忍,雙眸已是通紅。
  “不必太過傷懷,日后你為神帝,你的喜怒悲欲皆要放下,...山月,圣神帝尊所著太虛心經你可都記下了?”北澤說到一半突然頓了頓,緊接著關切的問道。
  “都記下了,”關山月聲音哽咽。
  “待我歸于天地,你便閉關于凌霄殿內,參悟太虛心經,其他事物,鳳歌與洛宸自會替你打理,”北澤略微安心的點了點頭,說到洛宸時,眼神之中一抹可惜之色劃過。
  “父神,我...”關山月搖頭,正要說話,北澤似已猜透他的心思,目光溫和,輕輕咳了幾聲打斷了他之后說道:“山月,你便是太過良善,卻不知你無心神帝之位,洛宸卻根本難堪大任,神帝之位關系到天下大勢,就連鳳歌都比他要合適,你若敬我為父神,便不要再說了?!?br />  關山月強忍悲愴,神色鄭重的朝著北澤俯身跪拜下去:“兒臣尊父神旨意,愿以身獻神界,愿天地間長久大和!”
  劇烈的光自九重天之巔爆發開來,整個神界皆被這刺目的光輝照耀,似有遙遠的吟唱誦經之音自天際傳來,良久之后,北方蒼穹之上一顆星辰在天際隕落。
  “父神?。?!”
  “神帝?。?!”
  “父神,兒臣...有負于您...兒臣...”過往幕幕,如夢如幻,神界內的哭泣聲,與那吟唱誦經之聲不斷在關山月的腦中回響,他的雙眼已被劇毒侵蝕無法視物,可卻能夠清晰的看到那些曾經的景象。
  轟隆??!
  仿若來自天際又仿若來自于地底深處的震動之聲響徹耳際,關山月已分不清此時所聽所感到底是過去還是現在,記憶變得混亂,可對痛楚的感受依舊清晰無比。
  只是片刻后,聲響與震動消失,天地之間又只剩呼嘯凜冽的寒風。。
  刺骨如刀的寒不斷壓迫著關山月的每一絲氣力,他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只得全然受著各種凌虐般的折磨,只是在方才似幻似真的響動平息過后,他身下的雪地突然動了動,一只雪白毛絨的爪子突然從中伸了出來。
七星彩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