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回到明朝愛上我 > 第一百零二章 燈美 二

第一百零二章 燈美 二


  一番纏綿溫柔,雖然藍可蔓眼睛微闔,但是那抖動的眼睫卻一下下閃耀著頭頂的雪蓮花燈的紅色,就在藍可蔓覺得身體越來越酸軟,意識越來越模糊時,凌星月終于放開了她。
  不知何時,藍可蔓發現自己竟然已經站立在一顆雪松之下,后背已然被緊緊推到在那雪松樹干上。
  一樹雪松遺留殘雪紛紛輕飄落地,映著那紅色的雪蓮花瓣,絲絲綹綹的掠過了藍可蔓的腮邊,繼而悄無聲息的飄落地面。
  凌星月一身紫紅衣衫,衣襟半微敞,應是不知何時被藍可蔓緊張的小手抓開而不自知。
  點點雪花,滴落凌星月面頰,旋即融化,發梢眉角額發皆是露水如霜花,點點滴滴盈盈欲墜,倏爾之間,音樂可見一滴兩滴水晶雪珠露水沿著他滑膩溫婉的脖頸滑落,沒入衣襟深處,無跡可尋覓。
  藍可蔓后背靠著雪松粗糙的樹干,濕濕的雪珠落入,讓她對周圍物什更加敏感,只覺得后背一陣微痛,凌星月敏感的捕捉到了藍可蔓的輕輕蹙眉,連忙一把將藍可蔓攬進了臂彎,遠離了那樹干。
  藍可蔓嬌羞滿懷,不敢睜開雙眼,耳朵卻努力的捕捉著,是否有凌星月的下人在四周活動,在她終于抻著耳朵聽了良久以后,確認凌星月真的是細心萬分,他早已經將所有的下人都打發遠離了他們二人相處的凌星月的府中小院。
  藍可蔓羞怯怯的張開雙眼,面前的凌星月雙眸琉璃似水,魅惑赤忱,眸中波光搖漾春如線,笑渦似一場突入其來的初雪過淺塘,漣漪泛泛,深情滿滿。
  藍可蔓剛想脫離出那個熱烈的懷抱接著去看那令人驚艷的花燈,突然發現凌星月眼神一頓,繼而伸手攥住了自己的上臂,把自己溫柔款款的拉回了懷里,讓自己背對著他,然后后頸一陣癢癢。
  藍可蔓疑惑回頭,原來是她束發的緞帶太長了,適才沒有注意,倒叫帶子末梢順著她的后脖頸滑進了她后背衣裳里,凌星月心細輕嘆,指尖輕緩的替藍可蔓將發帶拿出撩在了藍可蔓的衣裳外。
  將發帶妥帖安置好,凌星月輕輕彈了一下藍可蔓的腦門,啼笑皆非的說道:
  “好嘛,藍可蔓做花燈,不禁需要把小臉都抹上漿糊,還擔心緞帶偷吃,把它藏在衣服里?!?br />  “噗嗤!”
  藍可蔓自己也忍不住,笑出聲來,眼角上挑嗔笑著瞥了凌星月一眼,脫離出那個被接二連三拉進去的懷抱,跑去看那些美麗的雪蓮花燈去了。
  她高興的仿佛是個幾歲的孩子,盛極的容色因著此刻的頰上桃花兒的緋紅模樣更顯得傾國傾城,藍可蔓時而兩臂搖曳偏偏起舞,時而踮起腳尖,忍不住心頭的歡喜,旋轉出了一只美麗天鵝的樣子。
  凌星月看見那驚艷的天鵝出現的第一剎那,心里就猛的“突突”大跳起來,雖然他可以確定眼前的藍可蔓就是那個他心心念念自愿被封印的女孩,可是猛然看見她竟然跳起了前世的舞蹈——“天鵝湖”,凌星月還是控制不住的悸動,眼眶雙眸瞬間起了一層瑩瑩霜霧,和著一滴發梢積雪融露順勢而下,滑落在地上,再尋不見,徒留一抹靈竹的芬芳,兀自縈繞。
  凌星月立于藍可蔓身后,任她盡情表達著自己的歡喜,耳邊藍可蔓的笑聲似流水淙淙,讓凌星月多日以來的陰霾一掃而空,還有那個討人厭的“思圖哥哥”,似乎全部都被流水帶走,只剩下滿心滿目的“心悅你”!心悅你!蔓兒!
  驀然,凌星月耳廓微抖,他聽到了有小廝的腳步聲走來,他不耐的微蹙了眉尖,心里微微不悅:
  “我不是已經吩咐了嗎,不許過來打擾,有任何事,都等我親自召見再回稟,這又是那個不懂事的小子,真該家法懲處?!?br />  繼而眼眸落在不遠處仰頭呆呆的看雪蓮花燈的藍可蔓的身上,不等那小廝走進,就民就優雅的過去,不動聲色的將藍可蔓擋在了身后。
  又過少許片刻,常使喚的小廝趙豪的聲音惴惴不安的傳來:
  “王爺!藍家府上來接可蔓小姐回府的馬車到了!已經停在后門口了,捎信人讓帶口信說:
  時間不早了,若再晚,恐多有不便,還望王爺海涵,若那花燈還沒有做完的話,明日白天也可以再來王府共同完成?!?br />  小豪的嗓音有點抖,他深知小王爺對這藍可蔓的熾沉心懷,既然他已經鄭重吩咐了不許打擾,那就是絕對不能打擾,可是這藍家來催,若不上報,藍家揾怒,再限制了藍可蔓小姐的出行,若造成一絲絲不利于小王爺這份“歡喜”的事情發生,那自己也別想活了。
  其實要說,平時的凌星月話并不多,安排公事也基本上就是:
  “好?!?br />  “嗯?!?br />  “可以?!?br />  “不可?!?br />  寥寥幾個字,可是一旦涉及到這藍可蔓的小姐的事,那就是囑咐了再囑咐,一旦這小王爺安排事宜超兩遍,字數遠超平常,那基本上肯定和藍可蔓小姐有關。
  一到這個時候,王府上下,除了側夫人冷清秋的小院,都會有一種無形的緊張感,甚是擔心自己尊著敬著愛著的小王爺和藍可蔓小姐進展不順利,那么接下來的日子別想好過了,府里肯定到處都彌漫著一股陰郁的味道,動不動凌星月的嘴里,還會言簡意賅的蹦出一個字:
  “罰?!?br />  所以小豪子在來回稟此時的時候,也是心里甚是墜墜呀,擔心自己的強行打擾會讓凌星月揾怒,再來一個字:
  “罰?!?br />  回稟完,小豪雙耳努力抻著,聽著院里的動靜,并不敢直接跨進去一看究竟,良久,似乎凌星月聽到這個消息也在思考,甚或是揾怒?
  
七星彩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