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快穿之我家宿主狠又毒 > 師父請上座 24

  “掌門師弟還記得自己做過什么事不?”念初懶洋洋的找了個地方坐下來。
  “……”他做過什么?
  “不是,阿姊,我現在問的是你的手……”
  “嗯,我知道?!蹦畛跣α诵?,她把手放到東若眼前又道:“你瞧瞧它還有救不!”
  “不會吧!這么嚴重?阿姊,你放心我一定給你報仇!”
  “你記住你說過的話?!蹦畛趵淠目粗?。
  小白狐則是默默地躲在一旁,它笑的都快瘋了。
  它家宿主大人盡坑人。
  小白狐帶著幾分同情的搖了搖頭。
  東若立馬用靈力去探查念初的左手,這不仔細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東若臉上的憤怒立馬變成了苦笑。
  年少輕狂,不知道最后做錯的事居然被人給抓包了。
  東若那時候一片好心,沒想到注入了點靈力到令以身上,最后卻差點把人給害了。
  他記得當時他發現的時候,立馬封印了??!怎么到了他家阿姊身上?
  東若看了看令以,他額頭上的冷汗瞬間多了很多。
  “阿姊,這事,我真的……真的錯了……”東若邊裝哭邊還很是痛改前非的樣子往地上跪了下去。
  “不是說要幫我報仇的?”念初挑了挑眉,她唇角勾了勾。
  令以看著他們兩打啞謎,雖然心里知道了些,到還是不太清楚所有的事情,他眸色深了深,看著東若的眼神冷了冷。
  “東若,師父的手是你?”令以指著他,明明是疑問句,偏偏說的很肯定。
  “我的好師侄,你聽我解釋!”
  令以冷眼看著他,立馬護到念初身前就要拉著念初走人。
  東若一看令以這護雞崽子一樣的護著念初,他就炸毛了。
  “臭小子,你以為就是我了……你也……”東若被念初的冷眼憋的只能吞下了口氣不說話。
  念初摸了摸令以的頭,假意的咳嗽了兩聲:“不是他,但是跟他有關系?!?br />  “阿白,你的手……還能好嗎?”
  念初低了低眸子,眉眼帶著幾分溫和,她笑了笑:“能?!?br />  “不過這事還得東若來,才行?!?br />  令以低著頭不說話,沉默了許久才冷眼看了看東若說道:“如果阿白的手好不了,你的手也別要了?!?br />  令以的眼神冷的沒有任何溫度,像是在看一個瀕臨死亡的人。
  東若渾身抖了抖,真是見鬼了,他居然會怕一個小、屁、孩!
  東若抿了抿唇,一臉你偏心的表情看著念初:“我盡力?!?br />  “不是盡力,是必須?!绷钜员涞拈_口。
  ……
  念初讓神月國皇帝轅符允諾要做的事也差不多完成了。
  尚蓮不知道做了什么,讓二皇子又重新跟她你儂我儂了起來。
  十一皇子對找尋念初的心思沒有落下。
  太子自然是自從那件事之后被廢了,關在府邸內一天比一天要頹廢。
  念初這幾天和連文在丞相府一直在商量籌謀一些事情,東若則是日日在京城游玩。
  反倒是喜歡捏著念初的令以這幾天倒是沒有人影。
  京城的地下城。
  念初帶上了帷幔,她的左手現在已經好了,她像往常一樣撐著竹骨傘,懷里抱著小白狐在這陰暗的地下城里悠閑的走著。
  念初看著眼前有條不紊的,訓練有素的人在不斷的做著各種事情。
  她抬了抬手,把竹骨傘收了。
  一位穿著鵝黃色云裳的女子走著蓮花步子到她跟前,對著念初行了禮。
  周圍原本有條不紊的人都瞪大了雙眼。
  念初低了低眸子:“許久沒來過了!”
  女子的頭更低了,她低著嗓子小心翼翼的開口:“是啊,主子還是好幾年前來過了?!?br />  女子接過念初手里的竹骨傘,開始匯報事情。
  “主子吩咐的事情,奚蝶已經完成了?!?br />  念初點了點頭:“令以在神月國的以及其他國經營的東西,你們一定要全力保護,有情況就送信……或者想辦法送到他跟前?!?br />  念初看著這地下城里的一切,她眉眼柔和了幾分。
  這地下城是念初在神月國還沒有創立前就已經開始布局的地方。
  這里有收集各國的資料,乃至權貴身上的秘密,在這里只要你說出名字就絕對有資料在。
  而這位奚蝶,實際上是音山上一直照顧念初的女弟子,念初是在一場病災下救的她。
  后來長大了,念初就把她放到了這里。
  “奚蝶,如果有一天你不想待在這里了,告訴本尊?!蹦畛踝詈箅x開前,看著她說道。
  念初畢竟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奚蝶陪著她很久了,為了把這個地下城的情報網經營起來,已經廢了很多時光了。
  如果真的想離開,她自然不會多話。
  奚蝶笑了笑:“主子,如果您真想讓蝶兒做這什么,那一定是想跟在您身邊?!?br />  念初勾了勾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也行?!?br />  跟著她?
  貌似也不是不行,反正她正好懶得厲害。
  有人伺候白要白不要哦~
  奚蝶見念初同意,她激動的眼眶都紅了些許。
  這世上如果硬要說有一個人很厲害,那這個人一定是念初!
  這個救了她,給了她命的女子。
  【大人,霍靈帶著那個法師來了丞相府?!?br />  念初笑了笑,眸子里帶著幾分諷刺。
  “他來做什么?”
  【這個……】
  念初看了眼身旁站著的奚蝶,她瞇了瞇眼,冷聲道:“待會到了丞相府,把里面的那個法師轟走?!?br />  “是?!?br />  【……】大人,你這么粗暴的嗎?都不問問人家來干嘛的。
  這邊,丞相府。
  連文看著霍靈和身旁的十一皇子,還有后邊一直在念經文的法師,他頭疼的厲害。
  “諸位到本相這丞相府是想要做什么了?”
  “丞相大人莫急,本姑娘的師父這次來是為了見一見你家主子?!?br />  十一皇子眼睛瞪大了些,他聽到了什么?什么丞相大人的主子?
  “月公子不在!霍大小姐,還有十一皇子,本相這破府邸是真的很小很爛……你們硬是待在這也做不了什么……更何況,月公子是不會見你的!”連文臉色黑了黑。。
  他家主子人都不在,況且,哪是你說見就見的?
七星彩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