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天琴涅槃 > 第825章:笑話我那時候太君子

第825章:笑話我那時候太君子


  啞婆婆是花樓里打掃的,他兒子生了很重病,我看她可憐就把花樓姐姐們送我的首飾給她,讓她當掉去看病,所以她才救我,還用她僅有不多的口糧救我。
  之后我恢復一些啞婆婆求老鴇放出我,她把我帶去她住的柴房,把她的舊衣服還有從別人那里求來的舊衣服洗干凈給我墊著。
  啞婆婆去求廚房的管事給我粥和饅頭,廚房的管事摔進后院的荷花池是我救她出來,所以她才肯給我食物。
  啞婆婆還去求花樓的姐姐,不知道哪里弄來的很痛的瘀傷藥給我涂才好快一點,我也不清楚期間過了多久。
  我能站起來就把那天在山腳下采的癢癢草用火烤干磨成粉末灑在井里,癢癢草的效果發作得很快,當天晚上就爆發出來,幾天時間妓院里的打手都跑了一半。
  還有個小廝被嚇死,我就偷拿他攢下來的五兩多的銀子,還拿他最好的衣服換上,就拿著一點肉干、八個饅頭和兩個水囊爬出狗狗們進出的狗洞。
  我那時候并沒有恢復多少,只是能走一點路,而我頂著這張臉會遇到什么我不敢想象。我那時候覺得自己也許跑不掉有點絕望吧,我就問天地我的生路在哪里,天地告訴我不遠處商隊最破舊的馬車。
  我壓根不抱任何希望但是不想死在妓院里就爬上馬車,躲進夾層里。
  因為癢癢草蔓延,商隊連夜出發,而且急著交貨馬車急著趕去西境,不論白天晚上都行駛著,就中間停下來讓馬兒休息而已。
  期間我醒來就咬一口饅頭喝一口水而已,我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我剩下一點水和一個饅頭的時候就聽到山賊攔路搶劫。
  他們把商隊一百多人全部殺了,因為山賊收獲很好,所以我所在的馬車車廂太破爛還有一車廂的破爛臭臭的舊衣服才會幸免于難。
  直到他們離開很久,路過的人都驚叫著報官,我才吃掉剩下的饅頭和水,從馬車里爬出來看到滿地的殘肢斷腿,到處都鮮血,人間煉獄般的慘狀。
  我從小到大不曾見過死人或是鮮血,我被惡臭的鮮血刺激,吐得一干二凈,你自己算一算我在馬車里躲了多久,我本就瀕死了再看這樣的人間煉獄哪里承受得住。
  我那時候不知道該怎么辦,也不知道那是哪里,我不知道去哪里,我該去哪里,能去哪里。
  那時候覺得死應該是解脫吧,我閉上眼睛前隱隱看看師父師娘。
  之后就被救回麗山,昏迷不醒十天才醒過來,期間師父師娘去請藥王,也就是爺爺來給我治傷,青禾天天給我喂水,喂米漿,喂湯水。
  用藥王給的上好的傷藥,我醒來十六天后瘀傷才消退,之后你應該都知道了?!?br />  趙天琴靠著他的肩膀聞著他身上干凈清爽溫暖的氣息才覺得心里的難過少一絲。
  “寶貝,我那天離開麗山斷崖的時候看到一大片的死人和停在路中間的車廂,我還看了一下,以為沒有活人了,我應該檢查一下才是。
  這一錯過就是十六年!”林澤仲心疼的撫著她的后背安慰她,不敢再提期間的事情,怕她又難過。
  趙天琴輕笑了一下才道:“若是你救的我,睜開眼睛看到你,我怕是連活下來的信念都沒有,畢竟那時候的我真的很恨你,從你給我的那腳就一直恨著呢!
  無數次我是真的想殺了你,但是想到師父師娘就下不去手!”
  “寶貝,你那時候對我下不去手是因為也有一點喜歡我吧,否則以你那時候的能力可以不殺我,但是可以折磨泡制我!”這姑娘那時候武力值爆表就算了,能力一大堆還有主攻毒藥,想想在島上的兩年半就無語,他給她試了多少藥都不知道。
  “嗯,我那時候揍你,欺負你,毒舌你,你完全不生氣就算了還有些高興,總是笑容燦爛的對著我,對我沒有任何惡意惡念或是不好的想法,氣息又這樣干凈,我只當你年少輕狂所以狠不下心對付你。
  若是一開始你就像后來我們回麗山那會這樣滿心覬覦我,還時不時有亂七八糟的想法,我非殺了你不了!”
  趙天琴神色鄙視的望著林澤仲,伸出小手戳著他的心臟,對他又加快的心臟表示很無語。
  “媳婦,你不知道你多美,你對我怎么樣我都覺得很美好,理所當然的感覺。
  我們剛去島上的時候看過你兩次,給你烘干衣服兩次。
  后來去燕城后你主動尋我,還愿意同寢,你還故意在我耳朵呼氣還掐我腰,所以我才會心生妄念。
  我是正常的男人,有這樣的想法不是很正常?
  你捏碎綠靈待著的珠子后去我山莊里那晚,你不知道你那時候有多美,加上夢里我們在山莊里成親了,所以我才這樣失控。
  但是我那時候真的很輕很溫柔,你那一腳真是狠心,那時候真想殺了我?”那時候的他還很不理解一點點瘀傷她怎么就這樣狠心對他不肯原諒他。
  現在想來他那時候給她的傷痛估計是正常人的肋骨都全斷掉吧,還是一直痛著,而那些瘀傷一周多才好好全。
  后來在客棧他再次失控,抱她很用力,還壓著她,所以她傷得多重他完全不敢想像。
  “我收了一部分內力,你死不了的,若不是知道你真的很輕你就真的死了?!蹦菚r候他對自己亂七八糟的想法她沒有反感就知道自己喜歡他又多一些,她已經夠苦了不想推自己進深淵,所以更加不愿意靠近他。
  趙天琴靠著他的肩膀閉上眼睛有些迷茫,若是那時候她告訴他這身瘀傷很痛還是一直痛,還愿意嫁他,他們會是什么樣的光景?是不是會像現在這樣隱忍著?
  知道她心軟讓他更加開心,想了一下才道:“嗯!你果然對我狠不下心!寶貝,剛才吃飯前你想到什么愣愣的?不想說也沒什么,但是別再和我說你不記得,敷衍人是不好的行為!”
  低頭在她臉頰上親幾下才停下來,收回落在她紅唇上的視線,他還是別太親密,不然難捱的還是他。
  
七星彩走势图50期